關於部落格
 半生鹹癮今宗旨! 一腐天下無難事!
  • 16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藍羽綠綢(三)

猶坐在地面,杏點點散上了衣,花朵朵落滿了身,百朝臣一手撐著自己的下顎,認真的在思考一件看起來似乎很重要的事。 這是負平生推開樹叢時所看到的畫面。 「小百?」輕聲呼喚深思的百朝臣,卻沒得到任何回應,負平生微蹙眉,緩步走向蹲坐在地上的百朝臣。 沒料人還沒靠近,就被一躍而起的百朝臣抱住。 「小、小百?」負平生直覺就是推開抱得他快喘不過氣來的百朝臣,手剛抵上了百朝臣的肩頭,便察覺掌下的輕微顫抖,隨即哽咽聲傳入耳中時,令他推拒的動作頓了頓,好半晌,才輕聲問道,「小百,發生什麼事了嗎?」 小負還是那麼好騙。 修長的手臂攀在負平生肩上,小臉掛在負平生的頸旁,百朝臣吐出粉色的舌尖,眼眸轉了轉,挾帶著鼻音的哽道:「剛有人欺負我。」 聞言,負平生眉一挑,溫柔的嗓音沉了一沉,「我不是說過了平常要認真做事,別仗著聖主不管就老是偷懶的嗎?還有,你別總是抱著吊兒郎當的態度,每天別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到處閒逛,別人說話時要好好聽進耳裡,別老是掉三落四的,萬一誤了正事怎麼辦,別沒大沒小地和僕役們混在一塊,更不准到廚房偷吃別人的晚餐,還有……」 太熟悉負平生的『還有』之後還要唸上半個時辰,百朝臣連忙將哽咽聲加大。 負平生哼了一聲,臉繃了繃,終是不捨地問道,「怎麼欺你來著?」 在天嶽的傢伙都知道誰敢傷了百朝臣,就有要被負平生以百倍回報的心理準備,再加上聖主一向不喜人在天嶽爭鬥,所以眾人不理會百朝臣倒也是過去了,最多只是口頭上的鬥嘴,真正敢動手的卻是沒人。 又來了,他最不喜歡小負這點了,每次都先唸完他才問犯人,說要先『安內』才能『攘外』。 壞小負!! 眼睛機靈靈的一轉,故意壓低聲音,「他就像隱日欺負你一樣欺負我。」 小負和隱日的關係就像聖主和玥影一樣,但不同的是,小負早就被吃乾抹淨了,而玥影還只在毛手毛腳的程度上,或許是因為小負比較好騙吧。 而隱日的狠毒在負平生面前總會收斂,想來,他是愛著小負吧,不然像那種人怎麼會這樣遷就小負呢? 話染紅了負平生的臉,窘困的想要怒罵百朝臣的調侃,卻突然僵住,抓下掛在肩上的百朝臣,面色不加,「你說他……侵犯你?」最後的三個字吐出時,錮著百朝臣的手握合了幾分。 「痛痛痛!小負你別那麼用力,會痛!會痛!」努力的拉開緊箍手臂的手,百朝臣一張小臉皺了起來,卻沒想到這讓負平生誤會的更深。 腦中浮現方才在林外唯一見到的那個人,負平生殺意湧現。 他知道會在小百喜歡在這林子散步,而天嶽的人少在這裡進出,因為這條路的出口就是聖主的寢宮,不容人擅闖,也沒人敢冒犯,只有百朝臣說這個花開得特別美,常在此流連忘返。 所以當他看到煙花客從這裡出去的時候還真的感到意外。 可惡!要不是武咸尊在自己要進林前拉住自己說有重要的事要討論,小百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怒意加愧疚讓負平生怒道,旋身,薄唇輕輕的吐著挾著憤怒的言語,「煙‧花‧客。」 煙花客?關他什麼事? 疑惑,小手連忙拉住負平生的衣角,百朝臣急急的救回煙花客的小命,「等等,小負,你找煙花客幹嘛?」 「讓他後悔今天所做的事。」神色冷然。 思緒繞了繞,當下就知道負平生誤會了什麼。雖然煙花客今天對自己不敬,但也沒到該死的程度啦,那他一字鑑史百朝臣就勉為其難的不栽贓他,「等等,小負,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也知道我百朝臣是何等的英俊瀟灑風流倜黨玉樹臨風智勇雙全人見人愛,所以煙花客看到我會情不自禁是理所當然的事,不過就算他長得有辱斯文又對我有遐想,但也罪不至死啦!而且最重要的是兇手不是他,是一隻藍色的菜鳥……呃……我記得他好像叫平什麼雨的……啊!我記得好像是吃的!」 藍色的菜鳥?平什麼雨?吃的? 一堆廢話在腦中盤旋後,已經習慣百朝臣說話方式的負平生連忙抓住重點。藍色的菜鳥應該是說新入天嶽的人。 藍髮? 嗯?新人裡應該沒有此等人物啊?! 這次天嶽招收新兵只有百來名,之中卻沒一個的名字能讓小百連想到吃的,「可是剛才到現在只有煙花客從這裡出去而已。」 沈默了會兒,百朝臣看向臉上掛著認真的負平生,嚥了嚥口水,喃道:「騙人。」 「嗯。」頷首,負平生有點不解百朝臣驚訝的態度,不過是一個高手。 細眸中閃過一絲笑意,整個人就這麼撲上抱著負平生痛哭,「小負……」 「怎麼了?」才問完,就聽到趴在肩上的人兒的哭泣聲,負平生連忙伸出手來輕拍百朝臣的背,替他順氣,也是安慰。 「有鬼。」仍帶著啜泣聲。 茫然不懂這件事為什麼會扯到鬼,負平生蹙起眉頭,無奈的問著,「為什麼你會覺得那個人是鬼?」 「想也知道!你說你沒看到他出去,可是他現在也不在這裡。那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鬼。」胡亂扯一個理由後,百朝臣一邊擔心負平生聽出他話中的漏洞,一邊加大惱人的假哭聲。 是這樣的嗎? 疑問在緊鎖的眉間盡露無疑,還想再深探入下去卻又被耳邊不斷傳來得哭聲打亂,負平生只好放棄,連忙安慰起飽受恐懼的百朝臣,「好了!別哭了!」 細心的安慰得到的回應是更吵的哭聲。 實在有夠吵的! 無言的看著越安撫就哭得越大聲的百朝臣,在側首輕嘆時瞥見一旁的『昊日宮』,負平生眉一挑,眼底閃過一絲異彩,回頭衝著百朝臣笑道:「我們去請示聖主吧。」 請示聖主? 錯愕,百朝臣的噪音頓時止住,吶吶的問道:「為什麼要請示聖主?」 小負不是常說不要拿小事去騷擾聖主的嗎?今天是怎麼了?是太陽打西邊出來,還是小負吃錯藥了? 「請求他允許我們請道士來驅鬼啊。」決議一下,也不管百朝臣似乎還有話要說,拉起人便往廊道走去。 途中,噪音不再在耳邊迴盪,負平生揚起的深深的笑容,眸中掛上惡作劇得逞的眼神。 被騙也只是一開始的事,其實在小百反駁兇手不是煙花客時,他就注意到不對襟了。 那有人哭了半天眼淚都沒掉一滴? 而被帶著走的百朝臣則在思考,要請那個道士來天嶽作法呢? * * * 通往日曜寢宮『昊日宮』的方法有二,一是從繁花道上,二是廊道。宮樓分前廳和後廳,前者為一般接見者所待的地方,別於『武璿宮』的是在這裡不容三人以上的武官或五人以上的文官進入。據說是為了避免弒君這等大逆不道之事,是有歷練的大臣建議的,而日曜因為喜靜,也順理成章的同意這個提議。 此時,負平生和百朝臣二人正立於『昊日宮』的前廳,等待聖主接見。 『昊日宮』沒有僮僕,只有清晨時會來幫聖主梳洗,不過聽說這份工作自從玥影進駐『昊日宮』後就廢了,所以前陣子玥影被聖主下令不准入天嶽時,聖主的頭髮才會自然的披散在身後。 而且聽說聖主那日在等不到人來幫他綰髮時,還曾經問過管事房的人,在得到一位小女僕無辜表情的回答後,聖主只是嘆了口氣,『那日奴婢進聖主您的寢室想為您梳洗,但是玥影先生他、他不准奴婢我再來,不然就殺了奴婢,他說聖主剛睡醒的臉只准讓他看。』 想當然,玥影的存在讓天嶽的人更不敢在附近出沒,不然看到什麼不該看的,真的可能就這樣去仙山賣豆干了。 最重要的是死了就算了,但玥影會記取上一次的教訓,不會再聖主面前殺天嶽之人,但會私底下動手,到時是連怎麼死都不知道。 沒有僮僕想當然也沒有傳報的人,所以他們只能在外頭等,等到聖主發現自己的存在。 閒來無事,百朝臣的視線也在到處打轉,『昊日宮』幾乎是靜的可以聽到自己和小負的呼吸聲,腦中剛意識到這點,卻細聞一聲驚喘。 不假所思,百朝臣疑惑的往聲音處走去,另一手也不忘了拉著負平生。 所謂好友就是要『同甘共苦』的嘛!當然,有樂子也要一起去看。 手探上雕花精美的木門,方施巧勁推開一絲細縫,小臉準備湊上偷看。 「擅闖『昊日宮』的後廳是重罪。」不是很認真的阻止從身後傳來,卻嚇得百朝臣手一滑,木門發出咿呀聲響,通知門另一邊的人。 心底暗嘆一聲可惜,神色一整,故意讓帶著假意的浩然神情回首,「胡說,我怕有人闖進聖主的寢宮對聖主不利。聖主是我百朝臣最崇拜的人,如果我今天因為固守綱紀而讓聖主處於危險之中,我將來還有什麼面目活在世上?再說聖主收留我,讓我吃飽穿暖住好又委我重任,簡直是我的再造恩人,再生父母,這種恩這種情這種偉大的情操,就是要我百朝臣肝腦塗地、鞠躬盡瘁又如何呢?只要是為了聖主犧牲,我百朝臣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況且聖主他可是天嶽的……咦咦咦?怎麼是你?」 在回頭的瞬間,一長串的話是說的氣不喘,卻沒料到眼神一定的那瞬,竟是在林中『非禮』他的人!? * * *     藍羽果然是用來耍白爛的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