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半生鹹癮今宗旨! 一腐天下無難事!
  • 16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拔草賊之後(中─2)

配對:殤書、憶風、刀劍魔、凡莫、釵素、四百、悅經(有提到沒出現是正常,沒提到的有出現是恰巧。) 屬性:略惡搞BL(請小心腳步) 【雲門】 「你確定真的有用嗎?」聲音難掩興致勃勃。 「只要放上這個,就絕對沒問題了。」 「難得你這麼聰明,這是誰的手巾?」 「傾天紅……」 「你是笨蛋喔!都說了是拔草賊了,你放女人的手巾有什麼……等一下……說不定有用喔!傾天紅是男人婆嘛!瑟雲,沒想到你是真的變精明了。」 「當然!」就算不論之前那一句,光是後面這麼個一肯定,就足以讓雲門少兩枚春風少年兄了。 先一步踏入小路的金影鳳目低垂,看不清神色的瞧著蹲在陷阱旁,隨後跟上的海殤君則是輕掠過瑟雲與仲雲兩人一眼,亦是不發一語。 在來雲門的途中,他與梵天見著林中鬼祟的兩道身影,本以為是什麼奸盜份子,不料竟是雲門二雲,雖說此處的確是雲門的地界,但就因為這原因,這兩人的行蹤更是令人在意。 只是他與梵天皆無掩下腳步與氣息,前方這專注的兩人仍是沒有發現他們,實在有些大意了。本想出聲提醒二雲他們的存在時,眼角卻瞥見身旁的僧人已先踏出半步,羽扇旋了半面,收回動作。 亦在同時,林子的另一頭,耀眼紅髮的韶雲與面如冰霜的曲雲也相繼轉。 韶雲先是覷了眼瑟雲仲雲,眸中閃過一瞬的無奈,後看向梵天海殤兩人,「貴客遠臨,不知所謂何事?」 僧人抬起鳳目,「一頁書是為了拔草賊一事而來,不知可否請佾雲提供線索好將犯人繩之以法。」 「原來一頁書是為此事而來。」韶雲的眉頭蹙起,沉吟了片刻,才又苦笑道,「此事不知外界如何揣測,但真相好似並非如此。」 「嗯?」僧人動眉等待韶雲的解釋。 韶雲張唇欲言時,卻被身後對他們完全不敢興趣的三雲打斷。 「你們在幹什麼?」曲雲的聲音冷淡到像是隨便問問而已。 起身俐落的拍掉手上的污泥,仲雲好不得意的說道,「太好了,不枉我們花了整個早上做陷阱,連曲雲也看不出端倪來。」 「喔?我瞧瞧。」唇角勾起冷笑,曲雲手中的銀笛轉了個方向,邁步在陷阱周遭繞了一圈,才挑眉笑道,「就你們的水準而言,的確是難得。」 難得二字一落,見瑟雲仲雲兩人眉色又是得意了幾分,曲雲的唇角又是勾了勾,「不過這是想捕誰?賊?還是瑟雲?」 果然,想得曲雲一句實實在在的誇讚比韶雲不嘮叨還難上十倍。 一邊瑟雲還想著該怎麼反駁,另一邊的仲雲摸了摸光滑的下巴,貌似認真的思索著片刻,「嗯……好像真的不行耶。不然還是借用一下你的笛子好了?」 「你!」 「不行!」 突來的低喝讓三雲的目光瞬間移至韶雲身上,韶雲才驚覺他失禮的舉動,向僧人與海殤君投個歉然的笑容後,又轉向三雲低斥,「仲雲,別亂說,這事開不得玩笑,聲譽受損這事可大可小。」且不論聲譽,這笛子是曲雲的寶貝,又豈容人髒污它了。 隨後又是責備了幾句,韶雲便領著僧人與海殤君往雲門的佾雲居去。 一入佾雲居就見佾雲撫頰沉思,臉上的表情盡是深得讓人瞧不出前幾日方被拔草賊污辱過的模樣。 「佾雲。」 韶雲關心的叫聲喚回佾雲神遊的心緒,佾雲對進門的幾人投以溫雅的笑容,「一頁書前輩,你是為了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事而來的嗎?」 「是的。」僧人頷首。 像是想起那日的事,佾雲露出苦笑地回憶當日的情況。 * * * 半花容姿態柔順的為暴風君添酒,而喝得酒酣耳熱的暴風君或許是突然想起前幾日傾天紅當眾人的面揪著他耳朵拖他回去的事,一手攬住半花容的肩嘆出一大口長氣,「這才叫女人味啊!」家裡那個不是老虎變的女人就是其實根本就是男的變成女的。 半花容掩嘴笑了笑,但還沒得意完摟著他肩的暴風君竟被一道狂風狠狠撞飛,只見那道狂風一手擒住暴風君的襟口,「你想說誰沒女人味啊?」 暴風君一張臉憋得通紅,指手畫腳想叫傾天紅鬆開手上的力道,他快被勒死了。 「唉呀!瀟瀟~♥~我好怕啊~♥~母老虎好兇喔!」像不小心被傾天紅彈開一樣,半花容柔弱的攀住瀟瀟舉杯的左手。 母老虎!?這該死的人妖!暫時忘了暴風君的死罪,傾天紅將目標全數轉至半花容身上,紅唇一抿,「哼!母老虎終究還是母的,總比有些不男不女的陰陽人好多了。啊!你腿毛露出來了!」 「什麼?騙人!」忙拉起褲管檢查的半花容在發現自己在做什麼後,杏眼一瞪,冷嗤了聲,雙手又再度爬上瀟瀟的手,轉眼又見柔媚,「瀟瀟~♥~你覺得我跟傾天紅誰比較有女人味?」 瀟瀟抬眼看了一手緊扣暴風君衣襟,一手叉腰瞪眼的傾天紅後,偏首又瞧了瞧盈著笑容的半花容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暴風君的雙腳都已經離地了,可以想見傾天紅的臂力。 「呵呵呵呵~聽到了沒?要學得話我可不介意為妳開班授課啊~呵呵呵呵~」想跟我鬥,小丫頭再回去學得幾年吧!喔呵呵呵呵~♥ 事關女人面子,在這裡退步的話死人妖會更囂張!輸人不輸陣!傾天紅一拳砸在暴風君的腹部,「暴風君你說,誰最有女人味?」 * * * 在佾雲回憶到這裡時,仲雲用手肘推推瑟雲,一臉壞笑的問道,「瑟雲,你說呢?誰最有女人味?」 瑟雲沉默了很久,好半晌才用猶豫的口吻回道,「……半花容。」 「啊?……是嗎?」真是始料未及的答案。 想了想,瑟雲還是堅定的點了下頭,「對!」 那你為什麼喜歡上傾天紅…… * * * 雙腳好不容易著地,暴風君大氣也不敢喘一口的回道,「當然是妳!」阿花,不是我要說謊,實在是家家有本難唸經,這一仗我挺過去的話,看你是要迷姦還是仙人跳瀟瀟,我幫到底! 「聽到了沒?」挑釁似的衝著半花容挑眉。 「得意個什麼勁?不過就是和局,有本事再找人來分高下啊!」撥撥長髮,半花容收回一直擱在瀟瀟身上佔便宜的手,搖曳生姿的往前踏了半步。 不甘示弱的也向前踩了一步,「分就分,怕你不成!」 不好!早發現情況不妙的佾雲本有離開的打算,無奈遲遲抓不到時機,沒想到危險這麼快就來了。 剛想起身,紅影和粉色迎面撲來,一人扣住他的手,一人擒住他的肩,黑眸銳利如刃一刀一刀刮著他,水眸含淚盈盈盯著他。 「佾雲,你說啊?」讓這女人認清本份,好好做她一代河東獅! 「說!」讓這死人妖不要以為每個月來一次陰晴不定就可以裝女人! 左邊不能得罪,右邊得罪不能,佾雲露出苦笑…… 「都……各有特色!」求助的眼神瞥見暴風君撇頭看也不敢看這邊一眼,再往瀟瀟那邊一看,發現他完全沒進入狀況,飲酒神遊,真是好哥們兒= = 「呵呵~╬~」半花容掩唇笑著偎在佾雲身上,長指繞著那綹金髮,笑裡藏刀的輕道,「佾雲~╬~這種答案不行啦~」 「說!」哼!男人就是這樣不乾不脆的! 傾天紅看似纖細的手臂,正捏得佾雲的手臂陣陣發痛,不過最讓他痛苦的是…… * * * 那天他落荒而逃的回到雲門後,這拔草一事也喧騰了起來,但這不是他閉門不出的原因,最關鍵的原因是…… 「你們說該怎麼是好?」 眾人正無言以對時,獨有瑟雲不解,「為什麼這問題很難?」 * * * 另一廂雲門書房內,兩人沉吟了會兒,坐在桌後的霓雲咬著筆桿,「不按照實情寫沒關係嗎?」 「照實寫了,還賺得了錢嗎?霓雲,別忘了前天仲雲打壞的十扇門版,七張椅子,三張桌子,就算其他的零零總總不算的話,少說也要幾十兩來修繕,更別說他跟瑟雲的伙食費是我們個人的三倍之多了……」掀蓋品茗,話意嚴肅,鍾雲卻說得悠然。 * * * 糟了~忘了遊雲兄了...OTZ 寫到小花幫阿暴倒酒時,就會想起怡X院,不知道小花是老駂還是小倌啊XDDD 2007.02.06.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