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半生鹹癮今宗旨! 一腐天下無難事!
  • 16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美人 ─ 終 (欲X陰)

配對:欲蒼穹x陰陽師 屬性:BL ﹝美人─ 終﹞ 初秋。 爬上斑駁紅漆柱的葉,彷彿被夏天炙熱的豔陽給燻黃,疲憊的抱柱支撐殘喘著。 放眼瞧去,山頭讓轉向的清風給吹紅了臉,無限嬌媚地偷偷覷著來往的行人。 秋蟬孤單的藏在豔紅下,暗嘆自己來不及參與那場夏日樂會,懶洋洋地抱怨著。 鞋踏上軟泥,草的窸窣聲後僅留下幾不可見印子,小僕抬頭覷了眼宛若婀娜多姿的女子,沙沙地招引他的注意的枝椏,低低地吁了口氣。 普通的景色,平和的景象,一路走來絲毫不染江湖的血腥味,這樣的地方會有主人欲招待的人嗎? 雖是疑惑,小僕還是順從的執行命令,邁步往杳無人煙的盡頭走去。 路,不長,不用多久時間,古亭是鮮明也是模糊的躍入眼底。 鮮明,別於一切自然風景。 模糊,好似鑲在藤樹林中。 再邁前一步,小僕看清亭無一人,不禁有絲茫然,不能完成任務的茫然。 倏然。 鷹過穹蒼而鳴,小僕抬首卻是什麼也沒瞧見,天空清得不見一雲。 幻覺? 收回被陽光照得酸疼的眼睛,再度望向古亭,有神的大眼閃過訝異。 被翠綠殷紅包圍的古亭,不知何時多了一抹不同的色彩。 暗淡無光的灰色,配上的或許該是平凡之人,但穿在美髯男子身上,卻勝過周遭的繁色,是狂妄傲氣的奪目。 灰衫男子一手掬著酒杯,一手置在桌面,長指輕敲石桌,似是和著孤鳴的蟬,也可能僅是無趣而為,一派瀟灑自在的模樣。 風,吹得自在,帶起衣衫翻揚,掀起一片灰色的天空,像是壓在晴空下的陰雲,卻更像是端坐在雲間霧裡一個披著穹蒼更或是蒼天凝成的人。 茫然間方才從穹蒼消失的鷹竟自那片陰霾密布的灰間遨遊而出,朝小僕直撲過來。 又一聲鷹鳴,小僕發現巨大的老鷹距離自己已不過五呎了,腳根才輕動幾吋,欲避開這等攻擊,卻是已晚。 羽翅拍起的狂風撲頰,面上刺痛,小僕不自覺微瞇起雙眸,等著該來的衝擊。 突地。 拔空而起,籠罩全身的巨影消失,只餘下秋初微涼的氣息撲來。 又是幻覺? 微愕,暗自思量剛才眼前的一切,卻是無解。 亭中的男子仍是相同的動作,只是偶爾舉壺倒酒,清冽酒香趁著風勢飄來,與巨鷹之勢不同,柔柔地輕拍他面頰後才靈巧地散去,連一眼也沒施捨於他。 用力搖著項上的東西,將盤旋腦中的鷹影清空,小僕這才抬步朝古亭走去。 軟泥的印子停在亭階的十步距離外,再上前便是失了分寸,主人論交之人,非是他可冒犯之輩。 小僕拱手,尚嫌稚嫩的嗓音劃破平靜,「主人請貴客上門品茗───」 * * * 紅葉在空中橫劃一條線,漫延開一片殷紅後,才悠悠跌落河面。 石桌上本是淺棕色的杯子被斜陽照得發紅,杯緣的水珠將豔紅的火輪收納在裡頭時,也不忘將側邊的銀髮美人帶進,閃著水色珠光一筆一筆將美景繪下。 柳鷦將剛泡好的茶壺擱上桌後,收手立在桌旁,美目偷偷地在單手支著面頰閉目沉思的陰陽師身上轉著。 主人心情很好? 隱隱可見平靜無波之下的期待,讓柳鷦暗自評估著來客會是何種人物,竟然能使八風不動的主人多了期待這股甚少出現的情緒。 倏然回神,一雙狐媚的眼眸正好掃過她,無言的責備不過一瞬,就讓柳鷦心虛的低下頭,移動蓮足,退至陰陽師身後。 不僅是反省自己多餘的好奇心,也是掩飾壓不下的好奇心。 雲中悠然嘯出一聲鷹鳴,一道拉長的影子挾以狂妄撲掩而來。 朦朦下,柳鷦看到涼風將陰陽師披在身後的長髮翻至空中,使之一波又一波的在空揚飛閃出眩目銀光,宛若一雙柔美的手欲擒住逃走的餘光,卻是張手虛抓。 陰陽師無意理會此風此刻,單手撐著面頰單手抓起猶飄散熱氣的茶杯,以杯就口飲下現下的美景,不受細髮隱藏的頸項藉著紫紅夕輝襯出雪色,風情。 被風聲掩住的腳步聲停在十尺外。 柳鷦回首一探,入眼的是一名灰衫男子。 灰衫男子雙手背負身後,予人的不是仙風之意,不是道骨之感,在袖擺翻覆揚飛間,竟是幾分瀟灑。 紅陽華美的景色下,陰影將美人舉盞的長指掩繪出勾人,光彩將美人側垂的面頰抹上了豔麗。 此情此景,令欲蒼穹不禁由薄唇吐出嘆息。 是嘆美人如廝,是嘆美景誘人,是嘆洋溢的滿足。 「久候了。」 一步,一字,眨眼恍神間,欲蒼穹已落坐在早為他備下的石椅上。 隨手拈起一綹撲面的髮絲於掌,湊近細聞後,又是一嘆,嘆滿足感不變。 眉動,對欲蒼穹的動作沒有任何反應或不滿,陰陽師抬手替欲蒼穹添上一杯茶。 「請。」反手將茶推至欲蒼穹的面前,粉色唇瓣勾起淺然弧線。 揉合茶香的熱氣攀騰登空,欲往最高一處時抵不過微風輕拂,掙扎幾下終是煙消,卻讓融著的茶香細細漫開。 柳鷦在覷了眼欲蒼穹後,也悄悄地退離了。 關於這名客人的事,她可得好好的詢問三昧呢。 欲蒼穹懶懶鬆開美人的髮,舉杯,品香,卻不入口。 沉吟半晌,才道,「好茶。」 陰陽師舉杯近口,未啜,媚眼挑著疑惑,看著欲蒼穹探過來的大手,無動於衷。 掌覆上了手背,輕扯,就這麼藉著美人的手品下美人的香茗。 茶盡,欲蒼穹是鬆開對皓腕的禁錮,卻反手留下修長細指。 杯落桌敲出輕響,在跌落桌面前也帶去最後的日輝,又悶響一聲,燃起夜晚的燭火。 薄唇順勢吻上指尖,欲蒼穹壓沉了嗓音喃道,「緣份是蒼天給的,機會是自己造的,現在既有緣份又有機會,床上地上隨你挑。」 微愣,眼尾掃過男人的認真後,陰陽師緩慢地抽回被體溫燒暖的手,粉色唇瓣勾起的是挑釁的笑容。 「有緣份有機會也要有本事,黃泉地獄,你要走那一條呢?」 「是啊,那一條才好走呢?」 任由長指離去,欲蒼穹摸了摸下顎,似是認真的思考美人的問題,燙人的眼神卻是由美人含媚的細眸滑至玉般的纖頸。 蠟燭垂淚,紅珠滴落,隨風飄搖的火光,照亮夜晚,分明了美人的身影,張顯了男子的存在。 言語,不需徘徊。 名號,不再提問。 原來,茶可醉人。 白皙的胸口被男子帶著粗繭的掌覆上時,陰陽師矇矓地想著,媚眼所見,是紅色的燭火,是紅色的欲望。 醉翁之意果然不是酒。 掌探進衣襟撫上滑膩的肌膚時,欲蒼穹滿足地嘆想著,雙眼所見,是令人心動的美景,是奪人目光的美人。 錦袍掀起陣陣漣漪,款款落下。 呢喃,分不出是誰吐出。 嘆息,憶不起是誰溢出。 記憶停留在唇齒糾纏,體溫斗升的那刻。 誰上了碧落,誰下了黃泉? 只道,絕非一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