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半生鹹癮今宗旨! 一腐天下無難事!
  • 16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夜(劍X龍)

    ﹝一夜﹞ 配對:劍x龍 (?) 屬性:突發奇想!(阿就是寫興趣的~) 「劍子汝為何原因堅持不在這兒留宿一夜?難道是吾的疏樓有吃人的妖怪?」語落,華扇輕轉,金眸一溜,「不過,吾以為任何妖怪在華麗的疏樓住久了,一定都會受不了小氣又寒酸的劍子仙跡的酸肉,好友汝多心了。」扇輕搖,搧出一世的悠然。 細雨霏霏,洩了一日的淚透濕泥地,撥不開的雲鎖著眉頭,低喃低泣低怨,終是不停。 側目望了眼拋話之人,不意外的見到的是金眸傳來的笑意,「但吾怕……」輕啜一口茶,享受完金眸中華麗的專注好奇後,才淡道:「吾怕住慣吃慣華麗大餐的妖龍,會想嚐嚐吾這發酸的劍子肉啊。」 妖龍? 「劍子汝這是在說吾嗎?」紫扇輕掩下,小小的口舌之爭,勝負已定。 黑眸睇了龍宿一眼,毫不介意的再刺一劍,「好友何必對號入座呢?」 言盡,紫扇下藏著朦朦嘆息,嘆著好友的無情。 旋身,欲開口喚仙鳳為劍子取傘,好讓友人打傘回府,卻止在身後傳來的聲音下。 「要吾留下,睡房倒是備妥了?」劍子捧杯啜飲一口後,才抬眼對上難得瞠大的金眸。 應求,不知是為了夜雨,還是不忍紫色人影那失望的歎息。 雨,在水窪落下渲開一圈又一圈,照映後又貪玩的將兩人的倒影一層層的扭曲,模糊的清晰。 * * * 門扉推開,再姍姍繞過屏風,視線一掃略過床舖,不屬於綿白被單的紫色出現在上頭,意料之中。但未料到的是,不速之客竟然已陷入黑甜夢鄉了。 說是意料到,也是由於一答應留宿後,龍宿就推著他去更衣沐浴,說是帶著一身濕氣會得病,姑且不理會病不病之說,他也不反對睡得舒適點,所以這建議他是收下了,也猜到慫恿者的動作了,只是龍宿打的主意不會是來佔據他的床? 伸手拍了拍床上睡得深沉紫影的面頰,「龍宿,不要睡在這裡。」 估算自己也沒花多久時間,他竟然能等到睡著,實在很可疑,不會是想借機賴在這裡不走吧? 懶懶地搧開金眸,責備似的對上劍子好笑又好氣而蹙起的眉頭,「自詡跟主人一樣華麗的疏樓該不會連一間客房也沒有,特地委屈來跟小氣窮酸的劍子擠一張床吧?」 「吾是來找汝秉燭夜談的。」長睫顫了顫,金眸睜起一雙迷濛,龍宿抬臂支起上身將目地道出後,人又懶洋洋的臥回床上。 龍宿銀紫的長髮上繁雜的頭飾取下,未綰未束任其自然披散,一綹垂下,閃著光芒投在白紗床帳上,竟是奪目耀眼,劍子微瞇起雙眼細看後,卻是迅速的轉開視線,不著痕跡的狼狽,「那也無需上床。」 「可是吾……」話語到了末端已是模糊難辨。 傾耳卻待不著紫影的後話,劍子攏起眉擰頭瞧看,這才發現人已經沉沉入眠,修長的身子將床佔據了半面,鼻間呼出的溫熱氣息灑上他的手背,在這雨時涼意下,燙手的深刻。 難言的感覺湧上心口,劍子注視著床上睡得安穩的紫影,靜默了會兒,低聲歎氣後,起身欲喚仙鳳替他另備客房,單掌一抵木門,正要推門時,又猛然止住。 一個響嚏,明明是那麼地細微,明明外頭的雨聲轟隆,聽在他耳裡竟是萬分真切。 回首,恰恰瞧見床上的紫影動了動發癢的鼻頭,向來有神華麗的金眸隱在羽翦之下,人仍沉在深眠裡。 縱容,是對友人。 無奈,總予龍宿。 悠揚輕笑從窗欄攀出,穿過針雨隙縫中,掩在嫩葉水滴下,悄悄窺視來時路,覷見白衣男子為床上的紫影覆上薄被後,才緩緩和衣就寢。 「罷了,這麼時候總不好再麻煩仙鳳,今晚我就委屈一點吧。」 喃喃低語,是想說服誰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