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半生鹹癮今宗旨! 一腐天下無難事!
  • 16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再‧死也要說之四百意 ( 贈珞洛 )

再‧死也要說之四百意 配對:四百 屬性:贈珞洛 * * * 深夜,琉璃仙境的藥房先是一聲輕響後,再度歸於平靜,一道黑影迅速閃過,人影消失於黑夜中,不到一刻,短暫的宛如一陣清風拂過。 * * * 白霧挾著濕冷水珠細細地佈滿天空,門口輪班的守衛顫抖著身體縮著臂膀向彼此道了一句問候便擦身而過,口中吐出的熱氣在成形後又隨即融入白霧中,天剛明日未升之時,正是最冷。 方站上崗位,一名布衣老婦揹著一名三歲大的孩童向天嶽踽踽行來。見狀,兩名守衛驚疑地將右手移放置刀柄上,只要老婦一有不對的動作,他們將會毫不遲移的拔刀相向。 對於他們的戒備老婦並不知情,只是踩著緩慢卻穩實的腳步向天嶽走來。 老婦的距離明明是一步一步的縮短,他們竟覺得一步宛如一尺,刀柄的冰冷透過緊縮的掌心傳來,顯得寒意襲心。 當老婦的身影不再被霧氣所迷濛時,兩人覺得空氣凝滯,只待老婦的動作有異,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揮刀。 老婦人的呼吸緩慢深長,微駝的脊背後背著孩童,撐起沉重的垂老眼皮,努力的想看清高聳的門板上寫著什麼字,但瞧了半晌仍是看不清那兩尺高的板上大字寫得是什麼。 老婦轉向立在門中央的兩人,蒼老的聲音沙沙響起,「這裡是那個叫做什麼什麼天嶽的地方嗎?」 戒備中,兩人迅速的交換一個眼神,其中一個朗聲答道:「的確是天嶽,你有何要事?」 老婦的眼神掃向兩名守衛,似是責怪他們的無禮。「昨天晚上有個穿白衣服的人來我家,要我把這個小孩送到天嶽來,說事成之後,天嶽會給我五十兩賞銀,所以天還沒亮我就趕忙把這小孩送來了。」 話一說完就看到兩人不信任的眼神,斑白的眉毛緊皺起來,老婦人深怕自己的辛勞白費,不襟提高音量詢問道,「那五十兩賞銀你們什麼時候要給我?我的老伴還等著我回家吃早飯呢。」 聞言,再次交換眼神,兩人猶豫著要先將人驅離還是回去通報。但仔細想過一回,兩人還是不認為天嶽裡會有人跟這小孩有關,又是朗道:「快走、快走,我們天嶽沒人跟這小鬼有關係,你別想從這裡騙錢。」 「你在胡說什麼?那個人是交代什麼什麼天嶽的啊,而且你們剛才也應說這裡是那個什麼什麼天嶽的,還不快把小孩帶走,把錢給我。」火氣一升,老婦的音量硬生生的高起了幾分,枯枝般的手指憤憤地掐入掌心中。 被老婦乍起的兇態嚇住,兩人氣勢矮了片刻,想順著老婦的意思,卻怕這小孩真的跟天嶽裡頭的人沒關係的話,那五十兩可是從他們的俸錄支出的。 講錢沒情份,為了養家胡口,為了家中八十老母,為了家中嗷嗷待哺的小兒,這一仗輸不起。 「你──」 「何事喧嘩?」 一陣寒風襲面,火燒的氣氛彷彿降下大雨,嘩嘩地被澆滅了。 藍羽華扇,瀟灑的身影從迷霧中步出,藍灰色的眼眸掃向心虛而垂首的守衛後,才翩然轉向老婦人,「疏於管教,見諒。不知夫人前來所謂何事?」 夭壽,活到這把年紀,嫁給死鬼那麼多年了,這輩子還沒人叫她夫人,這男人不只聲音好聽,連長相都這麼賞心悅目,要是她晚生個十幾二十年的,就算倒追,她也要嫁給他。 儘管心中無限惋惜,老婦人還是沒忘了該討的,看到好像能做主的人出來了,三兩言就將始末交待完畢了,只是話尾還不忘提醒他們要記得給她報酬。 四無君沉吟了會兒,本欲開口拒絕,卻在覷了眼包著孩童的衣衫後,一挑眉尾,轉道:「天之翼。」 看到四無君開始思考,老婦本有猜測這次會做上白工,不久前散去的怒火重燃,正要開口怒罵時,耳朵卻聽到一句跟拒絕和接受完全無關的三個字,一時茫茫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覺身後一輕,背在身後的小孩竟然被抱在突然冒出的男子手裡。 驚訝的退了一步,老婦人這才發覺自己是到什麼地方來了,剛才還想力爭的對象頓時成了閻王殿的判官,自己的生死全在其掌握中,恐懼躍上心頭。 四無君小心翼翼的接過小孩,長指挑開微掩住孩童樣貌的衣布,在覷得分明後,一聲冷哼,不暖的清晨溫度驟降,冰冷的怒意從四無君身上散出,漫蓋四周。 就在老婦人以為命不久矣,緊閉眼皮,開始向滿天神佛祈禱懺悔時,四無君總算淡道:「天之翼,打賞。」 最後兩個字落下,藍影已消失在濃重的霧氣中,在場除了天之翼以外的三人皆忍不住鬆口氣,一是怕責備,二是懼死亡。 打發老婦人離開以後,大門又再回復平靜,兩人四眼張望後確定無人後,開始進行最平常的閒話家常,「為什麼軍師會來這裡啊?」 「還不是昨天百大人沒回來,大概是玩瘋了,所以軍師打算出去逮人了吧。不過話說回來,你剛剛有沒有看到那個小孩啊?你不覺得他長得很像誰嗎?」 「你這麼說我也覺得很像某人耶,嗯……唔……嗯……到底是誰咧?」 「那件衣服很眼熟啊……綠色的……啊!是百大人!」 「啊!對!就是百大人……」 討論至此,兩人的臉扭曲著詫異和興奮,再度對望了眼,確認彼此的想法皆是相同,「……難怪,難怪剛才軍師那麼生氣了。」 「是啊,要是我是軍師我也會生氣吧。不過真看不出來,百大人這麼有本事,竟然瞞著軍師那麼久。」 「對啊,那個小孩不管怎麼看都有三歲了吧,真是不簡單啊。」 有了娛樂的時光總過的不慢,一個時辰守衛交班後,百朝臣在外頭有了私生子的謠言,不過半日,添油加醋的翻了百來個版本傳遍整個天嶽。       * * *     陽光透過窗口闖入,透過被風吹動的門簾將房內渲染成一片汪洋,沉浸在海藍色床海中的一名小小綠色人兒緊閉雙眸,小手撐在床邊,一雙腿踢啊踢得想在冰冰的地面上找出自己的鞋子。但一隻小腳這邊點一下,那邊也戳一下,床下的地板都被『找』遍了,卻還是一無所穫。 終於,他發現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縮起無功而返的小腳,雙手扳在床邊,上半身撐出床沿,一搧一搧張開眼看了光滑無垢的地面一眼後,想了一想,「砰」的一聲 ,跳下比自己高的床鋪,索性光著腳丫子慢吞吞又悠哉哉的晃出房間。 早開的桃花彎頭竄進朱柱低簷的長廊,日光穿過將地面塗上一層又一層粉色,初春的微冷挾著點點溫暖。小傢伙一邊欣賞著美景,一邊走過長廊。 一路上經過許多房間,緊閉門扉的有之,敞開大門的有之,他卻是看也不看。估算這個時候,大夥兒都不會待在房內偷懶,天嶽大部分的人都很認真,各司其職,當然這不表示他是在偷懶,而是喝下午茶的時間剛好到了。 抬頭看看日光,又看看正好出現在左手邊的捷徑,再低頭看看自己的已經髒兮兮的腳丫子,決定的時間不過轉眼,小腳乾乾脆脆地踩上小徑的泥地。 跟那條朱紅道長廊不同,三步一個轉角,他便感到身子一輕,細瘦的脖子被衣襟勒住,後領被人粗魯的糾起,隱約覺得是有人看不過眼他這麼悠閒來嘮叨他吧。想著,小手已經習慣性的抬起摀住耳朵。 「這就是那個緋聞裡的小傢伙?真是看不出阿百有這種本事啊,竟然能瞞軍師這麼久。」歿鋒無視綠色人兒一臉的無奈,也不管他摀住耳朵的小手,逕自和身邊的武咸尊、風泣血說道。 一旁的風泣血聞言,只是搖搖頭,「紙總是包不住火的。話說回來,這小鬼都被送到天嶽來了,那阿百呢?好幾天沒看到他了,會不會軍師一怒之下把他給……」話盡此,風泣血抬起手在脖子上作勢一劃。 而沒開口說話的武咸尊在蹙眉看了看綠色小傢伙,隱隱覺得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這小孩不過才三、四歲,怎麼就這麼像他父親了?看看這表情,實在太像了。滿心疑惑的上下掃過被抓吊在空中的小孩,武咸尊終於想起一件事,「歿鋒,你怎麼這樣抱小孩?」 驚訝兼無奈的聲音讓熱烈討論軍師會怎樣生氣的歿鋒想起手上還勾著小娃兒,一邊將人兒放下拍拍被他弄亂的衣領,一邊尷尬的笑道:「小鬼,對不起啊。」 他疑惑的抬起小臉,不敢相信歿鋒竟然用堪稱和善的表情跟他說話,摀著耳朵的手在放下的那刻只聽到最後的那句對不起。接著又見歿鋒用帶著厚繭的大手用力的揉亂他的頭髮,親切的說道:「來,叫我歿叔叔。」 「歿叔叔?」這個歿鋒是發高燒了還是吃錯肚子?自己比他還大半個月耶! 明明是疑問句,但聽到歿鋒等人的耳中,就像是聽到什麼繞樑餘韻、仙音妙樂似的,三人皆露出一臉詭異的滿足樣。之後連站在一旁的風泣血跟武咸尊也跟進歿鋒的行為,硬是要他也叫他們幾聲叔叔。然後聽到他疑惑中諾諾的幾聲叔叔後,他們又擺出一臉愉悅幸福的樣子。 小傢伙悄悄退了一步,深怕等會兒一個爆栗過來責罵他叫老他們,但是小小的腦袋來回看了幾遍,還是沒看到歿鋒他們有任何動靜。他覷了三人一眼,一邊猜想著他們不是中風就是中邪了,一邊縮著身體趁著他們不注意時離開。 逃跑中還不時回頭看他們有沒有追來時,他腦中只有一個想法:怎麼天嶽好像突然變大了? * * * 小臉偷偷摸摸的探進書房,不意外發現房內唯一的藍衣男子被一推公文掩住身影,只是猶豫著如果自己進去會不會打擾到男子。視線轉到那疊多到快倒下的公文,小傢伙低低地歎了口氣,直起差點跌下去的身體,正準備離開時,耳邊卻傳來動聽的嗓音,「都已經來了,為何不進來?」 心一跳,有種被拆穿的心慌感,小傢伙往前站在門口,靦腆的笑了笑。 朱紅在卷上落下最後一筆,藍衣男子懶懶抬眼看向門口小綠影,身上穿的是之前婦人替他換上的小男裝,但畢竟不是為綠色人兒合身縫紉的,衣袍被一根青色的帶子繫上,在衣袖口翻了幾折,過長的褲管也是折了幾回,就算如此還是顯得寬鬆過大。 「我不是叫天之翼送衣物過去了,你怎麼沒穿?」 小傢伙皺起一張小臉,既是不懂軍師為什麼要叫天之翼送衣服給他穿,又是努力回想他剛起床時有看到任何除了棉被床單紗帳以外的布料製品嗎? 看到綠影的反應就知道他問的問題解答不會在他身上,四無君的視線從綠影的小臉移開,將攤開的文案合上,眼角卻意外的瞥見小人兒裸露的天足,「你沒穿鞋子就這樣過來?」 順著四無君的話小人兒低下小腦袋,看看自己的已經髒兮兮的腳丫子後,抬起小臉揚起燦爛的笑容正待解釋,但該在書桌後的藍影卻已不在座上,驚訝之餘,才感到身子一輕,人便陷入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軍、軍師?」 「嗯?」淡然的應道,四無君帶著小傢伙往窗邊的軟榻走去。 努力不讓髒腳碰到藍綢的衣物,小臉顯得有些窘困,「放我下來我自己走啦,不然會弄髒軍師你的衣服啦。」 「是嗎?」敷衍的應付,抱著人兒的手仍是沒鬆開。 落坐於榻上,四無君也順手將人按在自己的腿上,接過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絕燁手上的濕布,一邊壓著不安蠕動的小傢伙,一邊細細的替他的腳丫子略作清洗,調笑道:「不要亂動,平常重得都抱不動了,現在難得輕了許多,就乖乖的讓我抱著吧。」 光是聽到那句重小人兒的臉上一紅,羞慚又不甘的喃喃抱怨著男人的嘲笑了幾回,才又想起之後的那句話,「現在難得?」 「還沒發現?」藍灰色的眼眸在他身上轉了一圈,確定他真的還沒發現時,冥界天嶽第一軍師平風造雨四無君難得詫異的動了動神色。 一旁的絕燁則是面無表情的將一面鏡子遞給一臉茫然的人。 奇怪的接過絕燁的好意,綠眸定神一看,愣了一愣,小手捏了捏自己的面頰,再看到鏡子的另一端的人也是同樣的動作,力道不禁多了幾分,很快地,一陣陣抽痛的臉頰確確實實的告訴他,反射在鏡子裡的小孩子就是他 ── 一字鑑史百朝臣。 突來的靜默是等著小百朝臣的反應,就在榻中央的小茶几上擺得熱茶慢慢轉涼,最後一縷熱氣虛弱的往空中攀升時,小百朝臣終於有了反應,「我就知道我小時候也是個人見人愛的小帥哥。」 不知是該氣還是該笑,姆指摸上小百朝臣的頰上,輕柔地替他揉開方才捏痛的頰肉,四無君狀似閒談的問道:「告訴我你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太強人所難了吧,他連自己變成這樣都不知道了,怎麼可能會知道原因咧?不過是軍師問的,他就算想破頭也要想出來! 真是難為這顆小腦袋了。看著小百朝臣努力的回想著,漂亮的眉頭也緊緊鎖上,四無君低低歎了口氣,沉吟了會兒,大掌又轉向眉心,揉平思考的痕跡,「你昨天有碰過什麼特別的東西?市集裡少見的東西?」 「少見的……」被四無軍暖暖的大掌這樣安撫,明明是睡飽了的小百朝臣又是忍不住舒服的咕嚕幾聲,突地,一聲驚叫,「我想起來了!昨天有個外地來的商人說他手上有從西域來的返老還童的藥水,說素還真、莫召奴、一頁書等人用過,效果絕佳,現在大優惠,一滴十兩銀子。」 「你買了?」語調突然高昂了幾度。 「嗯,味道是怪怪的,不過看樣子是很有效。」想起那個味道,小百朝臣不自覺的抖了一下,彷彿剛剛喝下苦口的藥水。 又是一聲低低的嘆息,卻也不再說話的四無君將視線滑到懷中人兒微微露出的白皙的頸子,只是在耳根跟那片嫩稚的肌膚上有著點點紫紅色的痕跡,在百朝臣出天嶽的前一個晚上他留下的吻痕。若非這吻痕,說不准他也會和其他人一般,猜測這小孩是那個野女人所生的。 妒嫉非是只有女子才有的情緒,斤斤計較也不是女子才行的態度,同樣是愛人,有那種限定呢? 他不否認,如果百朝臣真的有背叛他的愛,他或許下不了手處置他,卻有辦法讓那名不存在的女子徹底不存在,讓那不該有的子息永遠的沒有。 可能是霸道,但他唯一能補償的只有──這生這世都只會有百朝臣這個愛人。 * * * 抱著花了點時間買來的綠綢華衣和鞋子,天之翼立在一張空床前,在看了第三百七十二眼,第四百八十八次確認過棉被裡頭沒人,天之翼總算想起到書房去向軍師報告這件事。 從四無君寢室到書房的距離不短也不長,就他的速度而言,『人不見這事需稟報軍師知道這念頭』才剛閃過,人就到了書房門口,就見藍影將一本厚厚的公文往後一丟,而後公文飛過軍師的頭冠疊上那一尺高的『公文小山』上,其準確度和力道的巧勁讓天之翼佩服至極。 才剛跨進門檻,準備開口時,卻聽見一旁傳來細碎的聲音,讓天之翼不禁側目一覷,那個小傢伙正溫馴的坐在榻上,乖巧的啃著『仙香樓』的杏仁蛋黃酥。 浪費他時間找了半天的人原來在這裡。 「先把衣服放在一旁吧。」四無君頭也不抬的說道。 雖是沒責怪之意,但天之翼猶記得軍師交待是替百朝臣換好衣物帶他來此的,現在不要說是衣服了,連人都是自己走來的,這麼算,該是他失職了。 神色不露,天之翼默然的步向窗榻將衣物放置一邊,順手也將那一盤蛋黃酥移到小傢伙伸直手也勾不到的另一邊。 絕燁看著小百朝臣奇怪的看著那盤突然不見的點心,嘟嘟嚷嚷的爬過另一邊接著吃,又看了眼仍是面無表情的天之翼……無言。 * * * 清風捲起地上三三兩兩的落葉,往院上涼亭移去,不過一吋就無力而行,任由葉片掙扎落地。最後步上涼亭輕撫亭中小人兒髮絲的,只是那最後乏力的東風。 小腳一晃一晃的坐在比他高的石椅上,桌上滿是他行拐而來的零食寶物,小百朝臣第一次體認到小孩子的好處,尤其是在這全部都只有大人的天嶽,更為吃香。 大家都以為他是他自己的私生子,說來好笑,他自己是要怎樣生下他自己啦。不過他也沒去解釋,反而任他們繼續亂猜,一是麻煩,另一則是……他們知道他是他本人的話,一定會罵他笨了。 一口一口吃下從黑雪刀那邊用一個笑容就騙到的麻糬,小腦袋不停的轉阿轉的,是在猜想等會兒又要去那邊騙吃騙喝,突地,一扇緊鎖的門扉浮現腦中。 天嶽有一間房從不准人擅入,誰也不知道裡頭放了什麼,但估計是很重要的東西吧,不然軍師也不會特別交待天嶽眾人,說違者重罰。 不過,像這種時候,就是他小百朝臣出馬之時,人小就不容易被人發現。 『碰』的一聲跳下石椅,小百朝臣偷偷回頭覷了眼面無表情的絕燁,軍師說怕那藥會有什麼副作用,所以特地派絕燁來照顧他,但這兩三天來有是沒事都過了那麼久了,想以後也不會有事吧? 坐而思不如起而行,小百朝臣用盡辦法終於將絕燁給騙開,一個人偷偷溜到那扇外表與一般的房間相同,卻被軍師下禁令的房間外,小手才剛碰到門扉,雙腳又離開地面,這次是被人攔腰抱起。 闇綠色的眸子對上的是一張俊逸又熟悉的臉,「軍師。」訕笑著向抱起自己的男子打招呼。 淡然的瞥了眼小手剛才的目標,四無君深深的望著撇開頭不敢看向他的小百朝臣,「你想進去?」 擺明是被人抓包,小百朝臣只得尷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該答是還是咬牙否認到底。 見懷中的小人兒不答,四無君卻無一點不悅,就這樣抱著小百朝臣推門而入。 房內的擺設跟普通的房間沒什麼不同,木桌、木椅、窗榻、屏風、錦床,連他的房間都比這裡的裝潢還豪華,牆上一張掛畫也無,一幅字畫也沒,真的普通到讓人詫異。小百朝臣伸長了脖子,一雙有神的眸子不放過任何疑似不對襟的對方,卻是一無所穫,他不禁將疑問投向了悠然等著他找到答案的四無君身上。 「你沒看錯,這不過就是間最普通的房間罷了。」動作輕柔的將小百朝臣放在窗邊的榻上後,四無君也坐上了窗榻,羽扇輕搖著掩住深沉的思緒。這榻不像四無君的書房或是天嶽內任一人房間一樣的軟,坐起來硬梆梆的一點都不舒服。 「比起一個聰明但自作主張的部屬,我寧可選一個聰明但卻聽話的屬下。」 這不過是用來測驗的方法,就像四無君所說的,一個忠心聽話的部下是絕對不會質疑上司說的任何一句話。 心一驚,小百朝臣慌慌張張的撲向身旁的藍色,「軍、軍師,我只是好奇而已,我發誓我只是想看看而已,真的不打算做什麼……我、我對你是絕對忠心的,真的真的,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包括死,所以你一定要相信我……」 順著撲上身的力道,四無君抱著小百朝臣倒臥在窗榻,眼中藏著濃濃的滿足和笑意。男人的虛榮心原來這麼簡單就可以滿足,只要那句話,但是…… 羽扇輕柔的掃過小百朝臣的鼻頭,打斷他欲吐出口的解釋,另一隻手有節奏的輕拍地安慰著趴在他身上的小人兒的背,「我知道。」 吊在心上的十五個水桶總算是放下,眼皮卻開始沉重了起來,在天嶽跑來跑去玩了一整個早上,身體也微微感到疲憊,小百朝臣忍不住打了個哈欠。被抱在一個溫暖有餘的懷抱中,闇綠色的眸子又跟著四無君的藍扇一搧一搧的搖著。小孩子的午睡時間終是到了,小百朝臣在陷入夢鄉的最後一個念頭是……軍師到底是怎麼知道他跑到這裡來的? 如扇的長睫藏住若有所思的眼眸,待懷中的人兒熟睡,四無君抬眸瞥了眼立在門邊的絕燁一眼,絕燁馬上明白他的意思,動作輕柔的將門閤上,替房內的兩人掩去料峭春風。 * * * 月娘將墨灑下,染黑整遍藍空,夜風失去白日的溫暖,挾著寒意吹動枝頭,房內一起一落的呼吸聲悄悄隱去,伏在四無君身上的綠色人兒瞇開了一雙眼,單手撐著窗榻想起身,卻是動不了幾分,腰被大手緊緊的扣著,想也不想,身體又緩緩趴了下去,只是已無了睡意,闇綠色的眸子只是發呆似的盯著自己的長指。 嗯!真不虧是我的手指,纖纖玉手、青蔥玉指不過如此。這麼美的手有兩、三天沒見到了……兩、三天? 這一驚,本來昏昏欲睡的眼眸頓時瞠大,百朝臣抬起手臂順著往下看去,藍色的外衣正披在自己的身上,而他身下的床墊就是…… 血氣衝上了頰,面紅、耳赤。 長長的睫毛在此時顫了顫,藍灰色的眼眸懶懶對上闇綠色的眸子,情意纏綿,一繞一勾,濃濃的曖昧存在彼此唯一的空間,呼吸宛若止住,正是兩唇相疊時。 * * * ﹝後記﹞ 綠影踩著閒散的腳步通過長廊往書庫走去,那知一個轉角就見一群人正擋在那裡,闇綠色的眸子看著因為他的視線而顯得狼狽的數人,不禁心驚了起來,猜想是不是自己前幾日變成小孩時騙吃被他們發現,所以現在來這邊堵他的。 怯怯地退了一步,就發現他們也是猶豫的上前一步,一種在劫難逃的感覺頓時襲上心頭,百朝臣一邊說服自己不要心慌,一邊又是緊張的揚聲詢問,「你們想怎樣?」軍師不在身邊,小負又出公差,難不成自己這次真的完蛋了? 聞言,他們彼此交換了視線,便派出之中口才最好的煙花客出來,只見煙花客咳了幾聲,神色詭異的問道:「那個……」又回頭看了眼推自己出來的同僚們,在看到他們紛紛回避他的視線後,煙花客憤憤地在心底抱怨著沒道義後才朗聲道:「那個,百朝臣,你的兒子還好吧?」 頓了會兒,百朝臣總算聽懂他們的話意,唇角不自覺的勾起奸笑,又慌張的那著扇子掩住不讓人發現,「我……我送他回去他母親那邊了,小孩畢竟還是需要母親的嘛。」 就知道我百朝臣人見人愛♥ 穿過一票面色失望的人群,百朝臣又是自戀的下了個結論。 * * *  葉小釵:「啊……啊啊啊……」 珞洛:「四百王道!四百萬歲!四百王道!四百萬歲!四百王道!四百萬歲!不管軍師在外邊搞三捻四什麼的,最終都會回到小百身邊的!不過啊,軍師你膽敢欺負小百的話,絕對會被一眾小百的娘代替月亮來懲罰你!!」 * * * 這篇文有一個很可怕的錯誤....OTZ 果然是年輕無比對人性充滿美好的以前的我寫出來的.... 看到『再』就知道了吧~ 其實死也要說在解意就該結束滴, 這邊是多出來的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