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半生鹹癮今宗旨! 一腐天下無難事!
  • 16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執手(青陽子x照世明燈)

配對:青燈 (小慈郎好可愛吶~為了他的幸福著想,要讓他『嫁』給有錢人~) 屬性:…… * * * 邶風 擊鼓      詩經 擊鼓其鏜 踊躍用兵 土國城漕 我獨南行 從孫子中 平陳與宋 不我以歸 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 爰喪其馬 于以求之 于林之下 死生契闊 與子成說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 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 不我信兮   * * * 白煙裊裊,在空中繞出一條可以通達雲端的路。 突地,煙彎了彎路徑轉從另一方竄升,水聲滾滾響起,溢在空中的茶香也越來越濃。 亭下,飛雁剛過,涼意方起,八風不動如僧人,素手捧杯輕啜。 椅上,暖陽拂灑,西風稍寒,溫文平靜似提燈者,玉臂舉茶笑飲。 湖旁,水氣撲鼻,秋息微捲,悠閒自在是儒生,長指挑意入唇。 緩緩的放下手中的茶杯,儒生向提燈者和僧人笑著道出他的想法。 只見僧人秀麗的眉緊了緊,提燈者溫和的笑容頓了頓,兩人都帶點不願。 僧人清亮的聲音在雲中細細的迴盪,提燈者也輕輕的頷首認同僧人。 反對的聲音沒讓儒生投降,像是早就料到僧人和提燈者的反對了,儒生只是委屈的解釋。 僧人和提燈者默然,不多時,便輕聲應答了。 一刻後,裊裊白煙只剩下短短的餘韻,人去亭空。 廂房內,屏風袈裟孤單,僧人身上物品擱在桌上。 客室裡,鋪床外衫整齊,提燈者手上燈籠放在衣旁。 主房中,衣櫃袍服寂寞,儒生髮上蓮飾置在鏡前。 * * * 人聲沸揚的城中一角,低垂茂盛的巷內樹下,一名小女童正哭的悽慘,兩條軟軟的麻花辮似乎也為了主人的傷悲而難過的垂著。 慢步走去,慈郎緩緩的蹲下與小女孩平視,柔聲問道,「怎麼哭了?」 小女童一抽一噎的抬起頭,望向慈郎的眼睛還掛著水珠,軟軟配著鼻音的聲音說道,「我、我的糖、糖葫蘆被搶、搶走了啦。」說著,白嫩嫩的小手還指著慈郎背後那名笑得可惡的小男童。 順著小女孩的手望去,入眼的是一個髒兮兮的小男孩,他一邊舔著手中的糖葫蘆,帶著得意的眼神卻一直盯著他們看。 慈郎的眉輕輕皺了起來,思索了會兒便起身轉向不遠處那賣糖葫蘆的小販,買了串糖葫蘆後又走回原處,蹲下身同小女童柔聲說道,「拿著這串糖葫蘆就不哭了好嗎?」 小女孩抬起一雙盈著水珠的眸子,晶亮的望著那盪著紅光的零嘴,白嫩的小手接過糖葫蘆,深怕又被搶走似的,敢忙塞進嘴中舔了一口,燦出一個無比耀眼的笑容。 記憶中也曾經有個小女孩這麼對自己笑著,但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唇的笑容頓了頓,思緒在片刻間走了前塵。 半晌,回神過來,揚起的笑容更是添了更多的溫柔,「不早了,妳該回家了,不然妳母親會擔心你的。」 點點頭,小女孩跑了幾步,才又突然想起一件事,回首對著慈郎又是一個燦爛的笑容,「謝謝你,大姊姊。」 大、大姊姊?這……她說的是……誰? 猶不可置信,慈郎煞是認真的低頭拉拉自己的衣服。 是男裝沒錯啊,但……他應該是聽錯了吧。 輕嘆,決定將這事埋入塵埃的慈郎正準備站起身來時,雪白的髮絲被用力一扯。 慈郎詫異的回頭,入眼的是那名小男孩惡狠狠的瞪著他,剛才還在男孩手中的糖葫蘆竟黏在他的頭髮上。 看到慈郎看到自己,小男孩退了幾步,想跑走,卻又是不甘心的回頭做了個鬼臉,「醜八怪、男人婆、母老虎。」說完,小小的身影便朝另一頭跑走。 醜、醜八怪?男人婆?母老虎?這…… 愣在原地,慈郎不知道自己是要追上小男孩說什麼好,是該教他不可以口出惡言還是……跟他解釋自己不是姑娘呢? 一猶豫,錯過了擒住小男孩的時機,眼角一瞥,糖葫蘆還黏在自己的髮上,又是一嘆。 抬手,指尖探去,摸到的卻不是自己柔軟的髮絲,而是溫暖的熱度。 慈郎錯愕的想回首,肩卻被溫暖的掌壓住,耳邊同時也傳來低沉的嗓音,「別動。」 餘光,將紅影收入眼底,只見他眼神帶笑的替自己把黏在糖葫蘆上的髮絲一根根的拉開。「師伯沒聽說過,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嗎?尤其是是個身懷『兇器』的『小人』啊。」 古來聖賢書那是這樣用的…… 張口欲辯,話到嘴邊卻轉了頭,「不用這麼麻煩,只不過是頭髮而已。」 有絲靦腆,對於青陽子小心翼翼的態度。 「不過是幾個動作,師伯何必在意。」好不容易將髮絲挑出,但摸在掌中的黏稠讓青陽子不禁鎖起劍眉。 環看一下四周,左手邊正好有口幽井,青陽子將方帕弄濕後,輕柔的掬起雪白,細細的擦洗著。 來回幾趟,直到青陽子覺得可以了後,才拉起還蹲著的照世明燈,「可以了,師伯。」 「嗯。」順著青陽子的力道起身,白皙的頸子已是泛紅了。 自己是長輩,怎麼讓人像照料小孩一樣顧著呢? 手還在青陽的手裡,似是忘了鬆開,一個在前方走著,拉著,後方的雪白人兒。 * * * 入了鬧市大街,兩人的步伐都是不急不徐,一邊漫談,一邊尋人。 入街前青陽子就已經詢問著照世明燈來龍去脈。 打算替生病的一線生盡點心力……這大概是大哥的說詞吧…… 所以三人便出來採買……應該是大哥想出來玩吧,聽說這城內有座月老廟特別靈驗… 買了些東西後,三人正準備要回去時,師伯卻因為聽到小女孩的哭聲,而和另外兩人走散…… 莫是想到了天道明燈了吧……想著,青陽子將還握著手的掌收緊幾分,帶著安慰。 感覺一直被牽著的手被握緊了,雖不痛,卻是一份暖意侵襲而來,迅速,讓自己閃 躲不及的臉又被燻紅了。 兩個大男人這樣牽著手像什麼話啊…… 縮了縮手,在發現掙不開後,才吶吶的開口說道「青陽,我認得路的,所以你可以不用……」 「不行,萬一師伯又把自己給搞丟了,我要上那再去找一個師伯啊。」笑著回話,手卻還是慢慢的鬆開了。 不能失了禮節,只是……失了掌中的溫度,空著的手覺得……冷了。 知道青陽子提起的是他和前輩他們走丟的事,慈郎微窘的睨了他一眼,欲言,卻意外的發現有一抹白影匆匆而來,隨身還攜帶著另一道身影,「素還真?前輩?」 下一秒,道別的話都還不及跟青陽子說,自己也被撞來的白影給帶走了。「慈郎,我們回去了。」 望了眼早上出門前還是帶著笑容的素還真,想不透短短一時不見,他怎麼就變臉了。 一頁書和照世明燈兩人對看了眼,一者輕輕的搖頭,一者擰眉不語。 不知是誰,輕輕的嘆著,帶點不解的遺憾。 * * * 微風捲起,秋葉落地,灑下一地的黃,傍晚。 提著明燈緩緩步向庭院,入眼,三名男子已坐於其中,紅影自在,藍色瀟灑,銀髮無奈。 疑惑三人怎會湊在一起,照世明燈眨著晶亮的眸子,上前幾步,卻見海殤君看了自己一眼後,再轉向他身後,接著人一閃身就不見了。 看著海殤君前輩往一頁書前輩更衣的房間的方向離去,懵懵好像了解了什麼,卻還是理不出個頭緒,只是再望了眼獨留眼前那被染上昏黃的景色,在下一刻風起時,好似帶來的細細的爭擾聲。 「師伯,夜涼,到亭上喝杯熱茶暖暖身吧。」執著明燈的手突然覆上溫暖,耳邊傳來的是熟悉的聲音。 還不及多想,便已經應聲答應了,款步向亭上走去,接過葉小釵替自己倒的茶水,輕置唇邊,細細的品飲著。 茶甫入口,香方侵鼻,那一頭傳來的是故意沉重的腳步聲,不滿的嘟嚷聲響遍晚庭,「可惡,也不想想自己是在誰的地頭上,竟然敢趕我走,想偷看前輩換衣服就明說嘛,我又不會告訴大家……」 抬起一雙含著怒意的眼,快速的將待在亭上的幾人掃過,然後提起腳步迅速的走來。 「慈郎,我跟你說啦,剛剛我在幫前輩守門啊,結果那個淫賊海殤君竟然為了偷看脫光光的前輩偷打我啦,你看,我纖細白皙的手臂都淤青了啦,還有啦,你看這裡,還有這邊都腫起來了啦,好痛喔。」素還真一把抱住手中還捧著茶的照世明燈,一手拉著自己的衣袖,翻著不存在的淤青申訴著。 雙手緊緊的捧著茶杯,深怕下一刻會因為素還真的拉扯而不小心翻出。心中卻終於了解海殤君前輩剛才的舉動了,是為了阻止心情不好的素還真趁機纏上一頁書前輩。 這惡整的不只是海殤君前輩,恐怕還有從方才他就特意忽略的葉小釵吧。看來在街上惹素還真情緒大變的該是葉小釵吧,不然素還真也不會到現在一句話也不跟他說。 好不容易得空將手中的茶杯放下,慈郎溫柔的笑了笑,「不如等會兒我去幫你煮一帖去瘀消腫的藥吧。」明知道素還真怕喝藥,卻故意這麼說,一點點的壞心,是跟清香白蓮認識後的結果。 聞言,持續著的抱怨頓了頓,一雙刻意染濕的黑眸細細的瞧了瞧慈郎後,不發一言,轉身望向自己的二弟,「青陽,我跟你說啦……」 話還沒說完,就見青陽輕啜一口茶後,笑容可掬的應和道,「是、是、是,大哥不喜歡師伯抓的藥,那不如請續緣幫你抓藥幫你熬藥然後再親自餵你喝藥如何?」 再一次很認真的看了看笑得一如往昔的二弟,仍是不發一言,接著轉向另一方,「小……哼!」猛然的想起自己還在鬧彆扭,素還真立刻將下一個字硬生生的轉成哼聲。 「我要去找續緣了。」總算鬆開緊抱著照世明燈的手,在旋身而起的那刻,視線陰沈沈的掃過他裁定的罪魁禍首,又是狂風之姿捲走。 嘆了一嘆,葉小釵起身向亭上了兩人頷首示意後,忙追上去。 覷了眼氣定若閒的青陽子,照世明燈肯定他是知道這場紛亂的由來,但不急著了解,也不趕著詢問,這事畢竟與他無關。 想著,捧起茶杯微垂羽翦,靜靜的享受著悠閒。 突來的沉靜,畫出了兩人的空間,愜意。 * * * 沒打算參與之後的鬧事,一者就像是特來品茶的,一者就像是特來接人的。 漫步的歸途,兩人同行,不急,不徐。 突地,紅影踩住了腳步,伸手拉住還不及停著的人兒。 驚訝的望向紅影,等著他說明他的舉動是何意,疑問卻沒得到解釋,只留下更深的謎題…… 將掌中的手緊緊的握合後,青陽子似是滿足的嘆息道,「猜吧,猜著前,就讓我握著吧。」 接過慈郎手中的明燈,又在林道上,一前,一後,牽著照世明燈走。 這種無頭無尾的謎題要自己怎麼猜? 無奈,但清楚在自己為有答案前,青陽子是絕計不會鬆手的。暗暗嘆著青陽子少有的任性,照世明燈認真的思索青陽子動作的含意。 視線落在兩人交握的手,林道夜蔭下仍是覷得分明,驀然……懂了。 前方似火的身影帶著燙人的溫度襲上了粉頰,狼狽的動了動手想縮回,卻更是被牢固住。 明白他懂了,唇勾起淺淺的溫度,揚起低沉的嗓音,「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一字一句,飄散於林中,一字一句,迴盪在耳邊,一字一句,敲入心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