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半生鹹癮今宗旨! 一腐天下無難事!
  • 16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死也要說之解意 〈贈荷月〉

死也要說之解意 『嗯……劣者想過了,一頁書前輩不見的這幾天一定是那個原因。』 他記得某夜素小子這樣跟他說,而他也傻傻的答應他將所有的證物,包括第二、第三號實驗群都毀掉,雖然說之前已經有幾名受害者了。 不過全部都丟掉實在是太浪費了,他可不希望下輩子投胎去當畜生,所以他就將幾個李子和倉庫裡頭不要用的東西一起拿去賣,過過當平凡商人的癮,享受田園樂趣。 不過他也是有良心的,一顆李子叫價是十兩,尋常人家是買不起的,料想也沒有人會花十兩買一顆李子,然後他就等它慢慢爛掉,最後再拿去施肥,反正是它自己爛掉的不是他浪費,相信閻王老爺也沒話說。 沒想到,真的沒想到。 一顆李子貴成這樣還有人要買?先是一個頭髮金金的青年笑得一臉燦爛一看就知道不懷好意,還有一個看起來笨笨臉上寫著『我很好騙』的年輕人,再來是個他怎麼也說不出是那裡不對襟還一直喔呵呵笑的姑娘,接著是一個看起來仙風道谷臉上的笑容看起來色色的老人家…… 嗯……對了! 在拿出去賣之前,海殤君跟他要了一粒,莫召奴也跟他要了,青陽子也拿了一粒,崎路人也有,淚痕也難得求了一個,照世明燈也要了一顆,狂刀也搶走了一個,臥雲也挑了一個,續緣也選走了一個……呃……自己也留了一個下來。 在給他們之前,自己已經問過他們是要拿來做什麼的了,但他們都輕描淡寫的說是要拿來試試看的。 對,自己也是拿來試試看…… 只是千算萬算也沒想到……大家試的都是同一個人…… 平靜無風,午後的琉璃仙境靜無人聲。 猛然,夏蟬鳴聲從樹叢中湧出,風也在此時陣陣吹起。蓮香隨著南風的輕撫,若有似無自涼亭處散開。 涼亭內一團衣物悄然躺在石地上,其中露出一張小臉。 睡顏本來帶著恬靜,但在風揚起的那瞬,眼睫也跟著風輕輕的閃著光亮,小巧的鼻子似乎覺得癢而皺了起來,別於常人的旋渦眉也跟著鎖起,唇不悅的動了動,最後還是平緩了下來,似乎是習慣風了。 亭中除了孩童外,也只剩下石桌上的鮮果了,清一色,全是李子。 蟬聲頓住,腳步聲是急促帶著慌亂接在後頭響起。 一旁的屋內閃出一名中年男子,只見男子手中捧著繡花的童衣,臉色蒼白卻汗流浹背。 匆匆趕到亭上,男子卻只是驚恐的看著還窩在衣服堆的孩童,想伸手幫孩童著衣,抬起的手在下一刻迅速的收回。 眼神緊張的移開,眼角又害怕的悄悄覷看,手顫顫的抬起,又慌忙的收回。 這個動作反覆了幾回,男子終於放棄了……將手中的衣服放置桌上,男子拿起早就收好的包袱,轉身開始……逃。 ==== 一 ==== 線 ==== 生 ==== 逃 ==== 跑 ==== 中 ==== 又一陣蟬鳴,亭上的景物依舊,孩童也還睡著,只是立著的人換了。 沉默的看著眼前的人兒,白髮劍者輕嘆口氣,彎腰輕柔的將孩童連同衣物撈起。 帶繭的手掌撫過柔嫩的頰邊,輕喚。 喚一份藏在懷中人兒身上的戀意。 眉動了動,羽翦顫了顫,帶著茫然的眼眨了眨,小人兒終於醒了。 〈你醒了?〉帶著溫意的問候。 卻沒料到懷中的小人兒動一動小小的鼻翼,一張小臉在同時也轉開,逃開湧上心頭的不滿。 葉小釵不禁揚起帶著苦味的笑容,〈蓮……〉 叫喚得不到回應,小人兒還是堅持不作聲。 〈蓮……〉粗繭的掌輕輕撫過嫩嫩的臉頰。 小嘴不悅的動了動,最後又噘了起來。 〈蓮……跟我說話好嗎?〉掌緩緩的爬到微蹙起的眉間,想替小人兒撫平。 他捨不得他有任何不順心啊。 「不要。」軟軟的童音帶著彆扭。 說不要就是不要,小釵每次都裝可憐來逼他投降,太過份了。 〈蓮……〉重覆的言語,相同的柔意。 他必須承認他是故意的,誰叫他跟蓮已經有幾個月沒法好好的交談了。 原因?太多了,多到數不清算不明啊。但目前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的蓮已經氣了好幾個月了。 轉頭看了葉小釵一眼,視線在瞬間交錯,小素還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怎麼著一張小臉氣鼓鼓的,童音拋下軟軟的一句抱怨後,又迅速地將臉撇開。 「我不跟笨蛋說話。」 〈蓮……〉笨蛋一言,這數個月來兩人碰面,就算沒什麼時間交談,素還真還是堅持要丟下這句話後才匆匆離開,但最無辜的是被罵的當事人卻不知道為什麼。 用眼角的餘光偷覷了眼葉小釵,小素還真想了想,欲言,又抿緊唇,思了片刻,又忍不住張口,想說,卻只吐出幾個氣音,小嘴張合了幾回,漂亮的貝齒咬上了唇。 種種情緒在轉眼間湧上心頭,眼眶不禁紅了起來。 「笨蛋……」隨著抱怨,淚水滑落。 指不重不輕的抹去粉頰上的水痕,〈蓮,別哭好嗎?〉 「我沒有。」嘟著嘴說完這句話,小素還真任由葉小釵動作,視線卻落在葉小釵的臂上,眼中藏著深深深深的悔意。 察覺素還真的視線,葉小釵不解的挑眉。 他不懂蓮為什麼會用這麼心痛的眼神盯著自己的手臂看。 只見小素素的小手搭上小釵的臂膀,喃聲輕問,「小釵……會留疤嗎?」語中帶著深深的懊惱和痛。 幾個月來的疑惑瞬間頓悟…… 那日,是端午,一票先知、武林棟樑就這麼結黨出門去看龍舟。路上,望過去一片黑壓壓的人頭,再回頭,熟悉的人卻不見蹤影了。 有點悵然,雖然知道在這種時候難免會發生這種事,大家都有種默契,走失之後晚上在琉璃仙境集合一起吃粽子,但一個人的時候仍是難免寂寞了起來。 走了幾步,就聽見一條巷內傳出了爭執聲,起了好奇心的他,一閃身便進了巷子。 在看清巷內的人之前,淡淡的蓮香已經撲鼻而來了……是蓮。 『請問幾位有何要事呢?』臉上掛著笑容,微垂的眼眸卻藏著熟知他的人的思緒。 他很不高興,因為……這群人。 還沒等到那群人回話,蓮已經知道他過來了,唇角揚起深深的笑容,笑瞇的黑眸微偏朝他這邊望來,也在同時,他看見刀光閃過…… 下一瞬發生的事,僅是短短幾秒而已,他幾乎是反射性的將蓮拉入懷中,刀也就這麼順勢的在他臂膀上留下血痕。 說實話,不怎麼痛,而且傷勢也不是很重。但蓮氣到不理他,連他的傷都是叫續緣幫忙治療的。 話說回來,蓮好像就是從那天開始不理他的。 但他可沒忘記那天蓮在他受傷後,狠狠的廢了那群人之後,才瞪著自己說:『你是笨蛋,像那種不入流的攻擊我怎麼可能躲不過,你是嫌自己皮太厚還是血太多,竟然用身體去,你後面的刀劍是裝飾品?還是你今天忘了帶刀‧狂‧劍‧痴出門啊……』 『〈蓮……你說過節的時候不能見血的。〉』他可沒忘記蓮出門前跟一頁書前輩說的話。 『你、你、你……』蓮臉色漲紅,據他對蓮的了解這叫做惱羞成怒, 『你……你是笨蛋嗎,想也知道我說的不見血是、是……你是笨蛋。』 話會停住,是因為察覺一頁書前輩來了吧。 〈蓮……〉白髮劍者不住蹙眉輕笑。 笑是喜於蓮的關心而綻放的,眉是因為蓮的內疚而攏起的。 掌覆上了小手,〈蓮,沒事的,不會留下疤的。〉 「真的?」淚眼汪汪的巴著葉小釵看,只想再得到一個保證,一個不會讓他再陷入自責的保證。 〈真的……〉 話的結尾是一個又一個抹去淚的輕吻。 ==== 小 ==== 釵 ==== 亂 ==== 親 ==== 中 ==== 黃昏。 涼亭的桌上擺著冒著熱氣的幾盤家常菜,涼亭的椅上坐著一大一小的人。 之前擱在桌上的童衣,現在已經穿在小小的人兒身上了。 一身如白色繡上小蓮花的服裝,在腰間繫上一條黑色的錦帶,再掛垂水晶蓮花做佩飾。髮以玄色金邊的綢帶綰成髻,餘下的柔柔黑髮披於背後。 另一方的男子,也是一身白系衣飾,身上無任何的墜飾品,白髮散在身後,任風飛揚。 小人兒手捧著碗,白髮男子則是舉著長箸替小人兒挾菜。 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閒情,唯一可看出不對襟的就是小人兒紅嫩的嘴唇正不滿的翹著。 終於,在小人兒碗裡的青色覆滿白飯後,小人兒不滿的放下碗,「飽了。」 頓了會,小釵將手中的筷子放下,〈蓮……你還在生我的氣嗎?〉話帶著無奈,垂著的眼瞼讓人分不出他眼中的意念。 無法從葉小釵的眸中探出他的情緒,小素還真感到有絲不安,否認的話就這麼吐出,「沒有。」 〈不好吃嗎?〉眉蹙起,小釵挾起一口菜,送進口中。 跟平常一樣的味道,雖然跟一線生的料理比起來還差一大截,但他敢保證,離難吃還很遠。 粉撲紅了小臉,彆扭的撇開頭,唇嘟嚷道,「茄子、青椒……討厭……」 要他自己承認這種事真的很丟臉耶。 還記得一線生最後煮青椒炒肉絲時是幾十年前,不過當他發現只要他煮的東西有包括這兩樣食材,他就會倒楣個兩三個月後,他就不再做了。 〈你不喜歡我煮的?〉嘆氣,鎖眉,起身將桌上被點名的菜端起。 小臉抬起,靈活的眸子轉了轉,想從葉小釵的眼中覷得他的想法。 雖然討厭的東西能消失是很好,但這畢竟是小釵下廚為自己做的,自己卻不捧場……小釵應該不會生他的氣吧? 由於背光的關係,看不清葉小釵的表情讓小素還真開始感到不對襟,小手忙著拉著小釵的衣擺,「釵在生氣?」 搖頭,不語。 葉小釵沒給小素還真任何一句話,這讓他感到更是慌張。 小釵很少會生氣到不跟他說話的。 「吃啦……」想平熄葉小釵的怒氣,忘了自己說了什麼會讓自己後悔的話。 依舊不語,卻也順著小素還真的拉扯坐回椅上,手上的菜也放回桌面。 像是為了證明自己有多喜歡一樣,小素還真拿起放在碗旁的湯匙,挖起茄子,憋氣將它吃下,卻又不敢咀嚼而含在口中。 看著閉緊雙眼的小素還真,葉小釵先是輕嘆又是搖頭,〈蓮……要咬一咬才吞得下去啊。〉 聞言,小素還真慎重的用貝齒咬了一口,將一塊茄子分成兩半後,立刻嚥下。同時,早就聚在眼眶中的淚水,也紛紛滾下。 好奇怪的味道…… 「釵欺負人啦……」啼哭聲加上控訴。 抱起哭泣的小人兒,葉小釵無辜的哄著,〈蓮……別哭了,是我不對。〉 「不要吃茄子……」放聲大哭也不忘了兇手。 大手順著柔順的髮絲,話是溫柔卻對小人兒殘酷,〈那吃青椒。〉 哭聲頓時止住了,小人兒錯愕了一張臉,不可置信。 釵根本就沒有在生氣嘛。 〈乖……我餵你。〉趁著小人兒還未回神前,將青椒餵進小人兒的口中。 他一直都沒生氣,只是覺得挑食不好。 嘴裡咬著他最討厭的食物,小人兒卻渾然不覺,只是努力的把它吞下後,小手憤憤的拍著環在腰間固定自己的手臂,「釵騙我,釵沒生氣。」 〈來……再吃一口。〉又挾起茄子餵入口中。 咬碎嚥下,仍是沒發現,只顧著嚷道:「釵學壞,騙人。」 就這樣,伴著黃昏的晚膳在一聲又一聲的抱怨下結束。 == 洗 ==== 澎 ==== 澎 ==== 不 ==== 準 ==== 偷 ==== 看 ==== 睡眼迷濛,張開手臂任眼前的人幫他拆下髮髻,腦袋卻胡亂亂的轉了轉。 原來變小後身體機能真的也跟著退化了,天才剛黑沒多久就開始想睡覺了,就連剛才在洗澡都是釵在幫他洗的,因為他已經快睡著了。 頭上的髮髻被鬆開打散後,小素還真的眼已經閤上了。只見他閉著眼迷迷糊糊的往不遠的床舖走去,本來直直地走的話只要五步就可到的路程,卻因為小人兒在原地打了幾個圈後才又歪七扭八的走到床前。 一撲,整個人『碰』的一聲跌進被堆,懸在床外的腳用力的甩了甩,錦鞋一隻安然落下,只是面朝地,另一隻飛過葉小釵的上空直至房門後……筆直地墜地。 好笑的看著小人兒腳一縮,整個人捲成一團後,小小的手環抱著棉被,再向旁一滾,腳一踢,棉被頓時攤平,接著就見被下一團突起在亂動,從床和棉被的中央移動到床頭和被緣,之後一張小臉鑽出。 平穩的呼吸聲在靜默的房間響起,葉小釵的唇角揚起弧度,眼中滿是笑意,轉身走至房門,將那隻拋得遠遠的小鞋撿起後,又走回床邊拾起朝地的小鞋,將他們擺好。 帶粗繭的掌替床上的小人兒撥開覆額的幾綹髮絲,再將蓋住小人兒紅唇的棉被拉至下顎,免得他悶到。 覺得一切就緒,葉小釵轉身朝門口走去。 他是很想陪蓮睡,但現在還太早了。 房門開啟,一陣涼風吹來,不冷,卻和白日的熱氣不同。 出房門,將門合上,任何一個動作都是輕柔,就怕吵醒房內的小人兒。 抬首,下意識的望向夜空,滿天星斗勾不起他的興趣,觀星一向都不是他在做的事。 提腳走了幾步,卻聽見房內傳出聲音,葉小釵詫異的走回門前,一推開門,就見小小的白影撲向自己。 〈蓮?〉蹲下身與小素還真平視,又好笑的發現他的眼睛根本就沒睜開過。 小手胡亂的抓住葉小釵的衣襟,口齒不清的喃道:「釵也睡覺覺。」 現在嗎? 天是黑了沒錯,但離他平時就寢的時間還早,他怎麼可能睡得著呢?但…… 輕嘆,身體早就背叛自己的抱起小素還真,往床舖走去。 他是不可能的拒絕蓮的要求的。 合衣躺在床上,懷中被小素還真佔據。只見小人兒睡得香甜,葉小釵卻只有無奈。 垂眼望向口水流到牽絲的小素還真,他不禁揚起苦笑,掌卻溫柔的撫上小人兒的髮絲。 算了,數數羊吧。 ==== 一朵蓮 ==== 兩朵蓮 ==== 三朵蓮 ==== …… ==== 小釵睡覺覺中 ==== 正當夜深深,霧茫茫,溫暖的被窩兩人睡時,一道黑影孤伶伶地闖入琉璃仙境將桌上的鮮果竊走後,直闖後院。 只見那道黑影蹲在地上,喃喃自語,「還是早點把證據毀掉的好,要不然我這條老命就不保了。」 一雙手在地上忙個不停,想挖個埋下九粒李子還綽綽有餘的洞。 對!是九粒。 海殤君、莫召奴、青陽子、崎路人、淚痕、照世明燈、狂刀、臥雲、續緣再加上自己本來有十顆的,而素還真吃了一個,所以剩九個嘛,這麼簡單怎麼可能會算錯。 不一會兒,不大不小但不小心踩到就一定會跌倒的洞已經掘好了。 一線生連忙將盤上的李子倒進去,然後再將它鋪好、鋪平,一切看起來都不像有人挖過的樣子。 但他不知道,也不再可能會知道他埋下去的李子總數……是十!? 大功告成,一線生總算安下心來了,轉身向廚房走去。 他想用可口的早餐來賄賂素還真原諒他,而且他想現在不只葉小釵在,唯一能指控他的證據也沒了,就算素還真想報復他也沒輒。 但,他忘了素閒人的報復向來都不需要證據的,而是從心所欲,隨他高興。 ==== 熱 ==== 呼 ==== 呼 ==== 的 ==== 早 ==== 上 ==== 玉般的臉染上一層緋紅,素還真難得安靜的端坐在椅上。 神色自若,葉小釵在為素還真添稀飯。 這是從廚房端著最後一道菜的一線生看的到景象。 「素、素、素還真,你怎麼、怎麼變回來了……」雖然訝異,但手中的盤子還是拿得穩穩的,一大清早一線生就發出殺雞般的叫聲。 耳邊的噪音絲毫沒影響到葉小釵,他將裝好的稀飯遞給素還真後,又再拿起碗重覆剛才的動作。 而素還真也只是抬眼睨了一線生一眼後,低下頭安份的享用早膳。 太詭異了,如果不是有陰謀的話,那這個人一定不是素還真。 還在猶豫要不要上前,就見葉小釵已經俐落的裝好三人份的稀飯,回頭對一線生點頭道早。 對,這個是真的小釵。 心中還是疑惑的一線生慢慢的走上涼亭,慢慢的放下最後一道菜時,他終於知道是為什麼素還真會這麼反常了。 因為…… 脖子上的吻痕。 嗯……從這個吻痕再加上他安份的坐在椅上來判斷…… 葉小釵今天早上已經吃過飯前甜點了。 ==== 交 ==== 代 ==== 後 ==== 事 ==== ? ==== 藥房 門口掛著一塊寫有『狗與不請自入者,在裡頭發生任何意外,皆與素某無關,請勿要求賠償。』的牌子。 往內一看,一本筆記隨意的擱在雜亂的藥丹、藥瓶中。 仔細瞧瞧,上頭寫著斗大的兩個字『小人 手記』。 猛然吹來的風將之翻啟,『甲丑年八月十二日,吾取此藥水以一指節的份量加三碗水稀釋,於午時三刻飲下一指節的份量,子時七刻回復…… 附作用:無,只是有點難喝。 但一頁書前輩已經下了最後通牒,禁止吾再度使用,所以昨日乃吾最後嘗試,效果不錯,也跟小釵合好了。 附註:實驗果實交由一線生處理,除了流落在外的四至五顆外,清晨約丑時二刻〈吾在忙所以不是很清楚〉已經全數銷毀了。 ==== 正 ==== 常 ==== 的 ==== 分 ==== 隔 ==== 線 ==== 一線生特報:「根據傳來的小道消息,此名善良溫柔,眼中只有釵素不管我這個老人家的死活的小姑娘,有一句話是死也要說……」 荷月:「甜蜜、幸福的釵素,不管是熱情如火還是恬淡如水,希望小釵都能守護著素素~將素素視為珍寶疼惜著~小釵的胸膛永遠是素素的避風港,三不五時來個甜蜜臉紅心跳的小動作,>//<,希望倆人能互相扶持到永遠...Y(^0^)Y,釵素王道,釵素萬歲,最愛釵素~~^_<~心」 ==== 路 ==== 過 ==== 的 ==== 因為有人問,所以就贈上附表吧。 午時〈11~13〉:素素喝下變小的藥藥。 一線生逃跑。 未時〈13~15〉:釵釵來到。 釵釵親素素。 釵釵幫素素換衣服。 申時〈15~17〉:誰知道他們在幹嘛一”一 大概是在煮飯吧。〈從升火到洗米〉 酉時〈17~19〉:嗯~大概在吃飯吧。 釵釵幫素素洗澎澎。 戌時〈19~21〉:素素在床上表演特技。 素素拉釵釵上床睡覺。 亥時〈21~23〉:兩個人應該都在睡覺覺吧~~ 子時〈23~01〉:素素變回原樣。 空白。〈不被允許記載〉 丑時〈01~03〉:房間發生什麼事我不知道~ 一線生回來銷毀證據。 寅時〈03~05〉:一線生在洗昨晚他們留下的碗盤和做早餐。 房間發生什麼事我還是不知道~~ 卯時〈05~07〉:房門打開,兩個人都出來了,裡面發生什麼事我依然不知道。 釵釵帶素素去涼亭吃早餐。 就是這樣! * * * 在小小做了修改後發現....我毛了...OT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