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半生鹹癮今宗旨! 一腐天下無難事!
  • 16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死也要說之韶言曲意(贈尚曲)

想是這樣想,但入眼的只有一片穹蒼,真的很想……痛罵佾雲一頓。 很不幸在大街上遇到佾雲就算了,被它強拉著到十分秋悟也就算了,聽他說一堆言不由衷的話也就罷了,不過今日之仇不報他就不是曲雲。 一到十分秋悟椅子都還沒坐熱,佾雲邊說平日麻煩他照顧之類的廢話就邊忙著奉茶,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那雙手端上的茶他沒喝,只是吃了桌上的鮮果,沒料到才剛咬沒幾口,整個人便昏睡了過去。 當他睜眼,旁邊擱了張字條和女娃兒穿的小衣。 不用看字條他都知道佾雲為什麼要這麼做,還不是怪他前幾個月向韶雲透露他的住處,害他每天都被韶雲囉嗦,要他不用擔心,這藥效只有幾天而已,更何況韶雲等會兒也會來這裡,叫他穿著他特別準備的 女童裝在這裡乖乖的等之類的話。 想當然,他曲雲怎麼可能順著佾雲的意思被韶雲帶回雲門讓別人看笑話呢?所以他從衣櫃翻出佾雲的新衣,披穿在身上後,便離開了十分秋悟。 走了好長一段連他也不知道多久的路程,當他覺得相當疲倦的同時,腳底一空,整個人已經滑入穴中,然後佾雲的新衣大半也沾上了污泥,完全看不出來是新衣了。 嗯……聽說這件衣服是半花容送給佾雲的生日禮物,要他在明年的生日時穿上的,看來明年有好戲看了。 腦袋胡亂的轉了轉,不禁想起一個人,他會發現自己嗎?不可能的,他的眼中永遠都只有太陽的存在,只有偶爾才想起是兄弟的自己。 眼睛酸的像淚水隨時都會奪眶而出,曲雲用力的咬著唇,努力不讓眼淚落下,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控制不淚水,難不成真的回到了三、四歲的時候,小孩子就只會哭。 唯一的藍天突然被高大的黑影擋住,曲雲剎時瞪大漂亮的眼眸直盯著上頭的人,軟軟的嗓音就這麼吐出,「……韶雲……」 韶雲鬆了口氣的看著穴中的紫髮小人兒,「曲雲?」才剛說完,人卻已是不怕髒的彎腰將一身污泥的曲雲抱起。 「哼……」彆扭的撇開頭,曲雲是怎麼也不看韶雲,小小的手卻緊緊的抓著韶雲的衣襟。 大手輕輕的將髮絲撥到腦後,「曲雲,這是怎麼一回事?你怎麼……」話在看到曲雲帶著惱怒的眼神後頓時止住,料想會讓曲雲這麼生氣的人不多,敢報復曲雲的人不多不少就那麼一個佾雲,答案可想而知 。 猶豫了會兒,曲雲最後還是輕聲問到,「為什麼知道……」我是誰呢……到口的話就是這麼停止。 想來就算變成孩童樣貌還是跟長大後沒什麼不同吧?一樣的討人厭吧。 笑了笑,韶雲替曲雲將臉上的污泥抹去,溫和的嗓音像是慎重的宣告般的說道:「因為你是曲雲啊!」 說不出在十分秋悟看到佾雲留的信籤自己有多緊張,總是倔強的人兒是不會乖乖的待在原地等他的,且更因為看到這信籤更讓他明白紫色人兒的慌張恐懼,不然他是不會忘了將證物毀了的。 一出十分秋悟,腳步也不曾遲緩,順著足跡好不容易尋到曲雲,懸在空中的心好不容易放了下來。 「我們先回雲門吧。」大手順著紫髮,韶雲沒問曲雲意見,他曉得曲雲一定會拒絕的,但自己是不會放他一個人的。 不語,曲雲明白這次自己是逃不掉了,小手轉向韶雲的頭髮,想用力的扯著,最後卻是鬆手了。 ……因為他是韶雲…… * * *  「遊雲,可否麻煩你去燒水呢?」方一踏進雲門,韶雲難得沒先將整個雲門都逛過就直接走到廚房,向正在裡頭準備晚膳的遊雲問道。 轉身回頭,遊雲錯愕眼前所看到的,向來穩重的韶雲灰頭土臉的,而懷中還抱著一名穿著灰色的紫髮小孩,「韶、韶雲,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這髒成這樣呢?還有這是誰家的孩子啊?」 苦笑著回應著遊雲的疑問,韶雲大掌輕拍曲雲的背,安撫他的心情。 心中清楚明白曲雲不想回雲門是厭惡被嘲笑,而又被自己強迫性的帶回來,心情已經相當的不滿了,加上一身污泥未清,向來有潔癖的曲雲更是難以忍受。 被尋問了一陣,遊雲總算是想起了之前韶雲的話,轉向邊嘮叨要他們小心邊向浴間走去。 這個遊雲怎麼囉嗦的越來越像歐巴桑了?一雙晶瑩美目從韶雲懷中睨了游雲一眼後,也瞪向韶雲,軟軟的童音揚起,「……放開……」 笑了笑,韶雲並沒有正面回答曲雲的話,只是揚起笑容輕道:「你們小時候的衣服都還留著,我們去找找看吧。」 他不能保證他一放下曲雲,曲雲會乖乖的在原地等他回來啊。 轉眼片刻,遊雲看著韶雲帶著小孩童進浴間後,裡頭傳來一陣小小聲的爭執後,水聲才接著響起。 氣憤的瞪著韶雲,曲雲猶不敢相信韶雲竟然這麼霸道,自己堅持要自己洗,但韶雲卻像是沒聽見一般,也是一臉正經的執意要幫他清洗。 「不要!」軟軟的童音像是配著浴池裊裊的熱煙。 「不行!」不兇,卻也不柔的嗓音回道。大手也順著自己的話將染上塵土的紫髮打濕,動作輕柔的將它搓洗乾淨,指腹也延著曲雲的頭皮按摩。 白玉的小臉不知道是被熱氣還是其他因素被撲上一層粉紅,曲雲的貝齒輕輕咬上紅唇,猶豫了半晌,才又道:「不要!」 「不行!」仍是相同的回答,韶雲不懂曲雲在堅持什麼,明明變成小孩做什麼都不方便,卻還是不肯讓他幫忙。 彆扭的撇開頭,力氣沒人家大,又反抗不了人家的曲雲一雙美目那都看就是不看向韶雲,耳根也暈上紅霞。 勺起水將紫髮上的粉沫沖洗,韶雲滿意的看著紫髮又回復原來的亮麗,大手也順勢往下,想替曲雲清洗。 本來只是燙紅的臉現在成了燒紅了,曲雲真的不知道該對韶雲說什麼好,總之無論他說什麼,韶雲根本就不會理會。 想是這樣想,但當大手順著雪白的脊背滑至腰際時,曲雲還是忍不住喊道:「等等……」 有些疑惑的看著曲雲的動作,韶雲忍不住輕聲言道:「曲雲?」 「不要……自己洗……」說完,曲雲也不再管韶雲答不答應,小手快速的幫自己清洗,但是耳根還是透著火紅。 看著曲雲,韶雲的嘴角不禁揚起笑容。 他當然知道曲雲在想什麼,或許是因為難得有機會可以看曲雲臉紅的樣子,所以才會故意這麼做吧,其實……自己也蠻壞心的啊! 當兩人都洗完出浴間時,已是星斗滿天了。 小小的曲雲身著白色紫邊綢緞,長及腰的紫髮被一條紫邊銀絹綰住。分明的黑眸鑲在白玉雕刻的精緻小臉上,份外有神,兩頰是白玉透紅,晶瑩的粉色,為小人兒添上一層莫名的魅態,菱角小嘴不點自紅。 在曲雲的堅持下,韶雲只得讓他自己走向飯廳。 晚風輕拂,蟬聲夜鳴,月色金粉,層層灑在兩人身上,一前一後,一小一大的走在月光路上。 小小的人兒邁開的腳步有限,就算他想走快點也是沒法,而落於小人兒後頭的韶雲,卻是踩著悠閒的腳步散在曲雲的後頭。 很少有機會能走在曲雲的後面…… 曲雲站的位子永遠是在眾人的後邊,也因此領在眾人前面的他要像今天這樣看他的背影著實難啊! 不過…… 「曲雲?」帶著猶豫。 不想回頭,因為雙頰仍是通紅,軟軟的童音帶著彆扭,「幹嘛……」 「再不快點,我們就不用吃晚餐了。」說的是每次吃飯就像餓死鬼一樣以狂風掃落葉之姿的仲、霓、瑟雲。 仍是不回首,「先去……」 「可是我想等你啊……」話一吐出,韶雲才想起自己說了什麼,卻也不打算收回。 他……這隻大笨牛什麼時候……他一定是吃錯藥了。 貝齒咬唇,壓下狂昇的羞意,又是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後,才敢回首道,「……快……」自己不吃是無所謂,但總不能讓韶雲陪著他餓肚子吧。 笑容自唇角劃開,幾步就走至曲雲的身邊,彎腰將小小的人兒抱起,附在耳邊輕道:「走吧。」 「嗯……」 * * *  刺眼的陽光從窗子射進房內,照的房間暖烘烘的,也照醒床上的紫髮小人兒。 懶洋洋的從被褥中爬起,一隻小手撐著身體,另一隻小手揉揉眼後,就任憑美目流轉。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雙頰染上粉色,小嘴不禁喃道:「笨蛋……」 昨夜用晚膳時,眾雲理所當然的問起他的存在,而韶雲也很認真的回答他們的問題。 卻沒料到…… 『好可愛喔,韶雲你說他叫曲雲啊,怎麼跟我們的曲雲有一樣的名字?』瑟雲問道,手也探過來想摸摸小曲雲的頭。 韶雲不著痕跡的擋開瑟雲的手,『他就是曲雲。』 『對耶,他跟我們的曲雲長的好像喔,不過小曲雲以後不能像我們的曲雲一樣兇喔,要當個好小孩。』這次換仲雲。 好你個仲雲,等我恢復後,就換你當個死小孩。 『怎麼辦呢?雲門已經沒有房間可以讓小曲雲睡了?』遊雲的擔心。 『看他那麼黏韶雲,就讓他跟韶雲睡好了。』明明已經看出端倪卻是故意的鐘雲。 『對啊!總不能讓他睡曲雲房間吧,曲雲知道後會生氣的。』瑟雲又再接再厲的想要摸摸小曲雲的紫髮,卻又是被韶雲笑著擋開。 『好了,討論完就吃飯吧。』霓雲如是說道。 最後就這麼定案,吃完晚飯,自己已是昏昏欲睡了,也沒有那個力氣叫韶雲帶自己回房,就這麼和韶雲同床共枕了一夜……雖然自己是睡在韶雲的懷中。 緩緩的爬下床,小曲雲是一刻也不想待在韶雲的房內,小手用力的推開對現在來說有些厚重的門板。 門甫開,微帶涼意的風吹來,還未感到涼意,白中挾紅的人已替他擋下了。 「起來了怎麼不多披件衣服呢?」不顧小曲雲的反對,韶雲彎腰抱起小曲雲,輕聲問道。 進房,將小曲雲擱置椅上,蹲身替小曲雲將外衣的衣釦一個一個扣上。 靜默的空間,卻炸紅了曲雲的雙頰,一言不發,卻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將最後一顆鈕釦扣上,韶雲抬起一張俊顏,「早安。」 「早、早啊……」諾諾的應聲,卻扯開了韶雲的笑意。 這幾日,紅白總會抱著紫髮的小孩在雲門步著。 * * *  幾日後,雲門的佾雲回來了,雲門的曲雲也回來了。 昔日,一聲尖叫響徹雲霄,為一天揭開了序幕。 佾雲的房裡多了個金髮小孩,這是當眾雲聚到佾雲房內時所看見的。 「吵死了。」一抹紫影姍姍來遲,緩緩走至金髮孩童的身邊。眼角帶著笑意,唇卻出譏諷,「我昨晚下的藥,你現在才發現不會太晚了嗎?」 回頭環視眾雲,每個被掃過的人都心驚的移開視線,前一天他們已經被重新再教育過了。 『笨也要也分寸。』這是曲雲說的。 當晶瑩黑眸對上總是帶著正直的眼睛時,頓了一頓。 「早安。」帶著笑意。 幾抹紅霞偷偷的飄上面頰,移開視線,卻也應了聲,「早……」 * * *  一線生線報:「根據小道消息指出,韶曲王道宣傳者的尚曲,已經將她的一生都奉獻給韶曲了,雖然有時候會出軌,但她本來還是堅持有幾句話是死也要說……」 尚曲言:「最愛韶曲啦!就算韶哥是個大木頭!就算我鄙視韶哥的豆腐腦!就算我恨死了韶哥一天到晚喊著佾雲!但是~能把曲曲竉入心坎裡的最佳人選~還是韶哥的啦~就讓韶哥生生世世都對曲曲 好~疼愛曲 曲~讓曲曲永遠都有當女王受的後台!讓曲曲永遠成為PTT會長夫人!讓曲曲永遠把韶哥吃的死死的~(捧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