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半生鹹癮今宗旨! 一腐天下無難事!
  • 16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殤書怨念─想

殤書怨念─想          絡繹不絕?戶限為穿? 送走最後一人,僧人轉身入屋時,唇角悄悄洩出嘆息。 僧人沒注意到,尾隨於後的修道者去聽到了。 修道者知道僧人累了,因為他也是,只是絕不能說。 累,是禁語。 脫口而出的後果,非是他能承擔的。 「前輩……」可要歇息? 最後四個字還是嚥下了。 僧人鳳眼的拒絕分明,不准,也不容許他問出口。 「天下蒼生啊─」平日清亮的聲音明明透明著濃濃的疲憊,卻還是這一句。 跟著僧人步入屋內,修道者垂下長翦。 「天下蒼生啊!」 心係江湖!心係蒼生!但汝可曾回應吾! * 藍色的穹蒼,海藍色的身影,熟悉的嗓音中顯見的關心。 梵天,稍作歇息可好─ 僧人盤坐在圃團,垂瞼閤目,短暫的養神卻倏然清醒。 鳳目不自禁環看屋內,最後落下一聲輕笑。 明知道那人不在,卻想著之前他說的每句話。 竟然……已經開始想他了。 「前輩?」也是閉目養神的修道者被僧人探看的動作驚起,詫問。 「他們去了多久?」 僧人的話讓修道者愣了一愣,回神後神情盡是柔軟。 原來……寂寞了嗎? 掐指估算,捻出期限。 「約半年餘了。」 僧人沉吟。 只有半年?怎麼突然覺得應該是更久? 難不成……真的…… * 戰,膽顫心驚。 落,步步為營。 每一次出手都是不容間髮,一個洩力的退後,疲憊猛然躍上。 「前輩!?」驚呼聲四面八方湧來,炸開滿滿的憂心。 敵人迎面撲來的攻擊雷霆,只要旋身就避得開,只要回掌就擋得住,四肢卻像被枷扣住,無力。 竟然,凝著這麼一口氣是如此倦人的事。 硬生生承下攻擊,反手推出是更強橫的掌力。 轟然聲停後,唇角止不住鮮紅落地。 傷,氣血翻騰。 勝,平靜無波。 贏,誰的?敗,誰的? 只要有人必有爭,只要有爭必有亂。 亂及眾生,哪是一句庸人自擾可平息? 「天下蒼生啊─」 * 歸,雲渡山。 踉蹌幾步險些跌倒,體內真氣亂竄,卻不是倒下的時刻。 一步,沉重過於一步。 倏然,鳳目微瞇。 青過穹蒼的藍遺世獨立,炙熱夏蟬呼嘯拔起,終至凝聲,耳畔只聞一句,「梵天─」 景象晃動,墜入黑暗前那抹藍影仍浮耀眸中,是溢滿的疲憊再也找不到可壓制的理由。 僧人掀動唇瓣無聲的語言,「蟻天─」 後至的修道者眼眸含笑看著慌然接過黃影的人,回首對著刀疤劍者笑著。 「糕點、烹茶、熱水、鋪床,無一不是為一頁書前輩所備,若不是早知是蟻天前輩,素某怕是會以為雲渡山多了個新婚妻子。」 刀疤劍者縱容的笑容,黑眸追著修道者跟進屋內。 扛不起的天下蒼生,暫卸下吧。 2008.07.10.靲 *     很久沒看到書書了,好想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