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半生鹹癮今宗旨! 一腐天下無難事!
  • 16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藍羽綠綢(四)

    回頭的瞬間,意外的看到一抹藍,悠閒的立在後頭,羽扇輕擺,瀟灑自若。但這份瀟灑悠閒卻無法傳給百朝臣,只見百朝臣慌張的拉著負平生往後退,撞開了門,腳絆到了門檻,兩個人狼狽的跌成一團。 向來安靜的『昊日宮』難得吵雜,先是悶悶的碰撞聲,再來木門咿呀聲,最後一聲驚心的尖叫做結,嚇得停佇在屋簷上的鳥兒紛紛飛起。天嶽的人也停下手邊的工作望向『昊日宮』,疑惑染上彼此交錯的視線。 慘不忍睹,兩人摔在一起。 一個悶哼,一個慘叫。悶哼的人是因為同樣是跌倒,他底下還有墊底的;慘叫的人是因為同樣是跌倒,他卻是被壓著的。 藍衣人扇輕搖,眼微垂,眉緊蹙,是不滿,也是心疼。不滿的是另一個摔在人兒身上的男子,心疼的是他這樣摔,摔得可是確實,一點也不含糊,該是痛。 「小百,你沒事吧?」負平生忙爬起身跪坐在一旁,扶著半撐起身手還揉著後腦勺的百朝臣。看著百朝臣已經痛到說不出話來,負平生更是憂心,手也摸向百朝臣的後腦勺想探視他的傷。 沒料到,指探去,碰到的不是傷口,而是一閃而縱幾根的髮絲。方才還在眼前的人兒已經從原處消失了。 綠已經被藍扶抱起身了。 「很痛?」大掌的力道不輕不柔的壓在腫包上,四無君的話中帶著心疼。 一點也沒發現兩人的親暱,百朝臣眼眶已滿是淚水的抱怨著,「廢話!你自己去摔摔看,看痛是不痛?我等下一定要去跟聖主申請賠償或年終獎金加倍,不然就算只要到十天半個月的假期也可以。可惡!沒事建什麼門檻嘛。害我這邊腫得像饅頭一樣大,萬一這一摔把我摔笨了怎麼辦?想我一字鑑史百朝臣風流一世,最後竟然落得口水流不停吃飯要人餵走路要人扶的白癡!?天啊,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事,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難道就因為我曾經把命世風流的花瓶摔破嫁禍給歿鋒,害歿鋒連續五年都被外調還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因為我把冷香的筆拿去圖鴉弄到分岔後不敢還給他,就把筆掛在煙花客的筆架上,最後還害煙花客以為是他夢遊時偷了冷香的筆又不敢說,每次看到冷香都會因為愧疚而臉紅,害冷香還以為煙花客偷偷暗戀他這件事?不對不對!說不定是那一次我包子在桌上忘了,一個月去發現上面竟然發黑了,覺得丟掉可惜所以把他送給黑雪刀,還騙他說這是風泣血特地作給他吃的,結果黑雪刀吃了拉了三天的肚子,最後還和風泣血大打一架?……可惡!到底是那一件啦?蒼天啊!為什麼我這麼可憐,我是如此的英俊瀟灑風流倜儻,萬一變成白癡的話,不是很對不起過去現在將來所有迷戀我的少男少女嗎?啊!為什麼我產生幻覺?為什麼我前面竟然出現一隻華麗的藍毛雞?啊!為什麼我突然看不清楚了為什麼視線模糊模糊的?我是不是變成瞎子了?然、然後我再也看不到我英俊帥氣的臉了?我不要──」 好笑的看著百朝臣一邊生動的述說他的『病症』一邊放聲大哭的模樣,四無君不出聲提醒他會看不清楚是因為他滿溢眼眶的淚水造成的,心中被濃濃的滿足佔據著。 直到現在他才發現自己原來也能這麼不理智,明明這聲音吵雜的很,但他仍覺得悅耳動人,甚至還覺得這張皺成一團的臉實在可愛的緊。 想著,唇吻上綠唇,帶點鹹鹹,舌也不甘示弱的探進來不及合上的小嘴,勾引著還處於呆愣的小舌,覆在後腦勺的掌也順勢阻擋住百朝臣的退路。 小手抵在四無君的胸前,眼淚是驚訝到忘了流下,一雙眼睜得大大的看著眼前的人。 啊!? 想接著之前的尖叫,才發現自己的嘴早就被人用特殊的方法摀住了。 卑鄙! 猶帶淚水的眼瞪起帶著笑意的眸子傳遞著這樣的訊息。 哼! 不甘,讓小舌倔強的纏上在自己嘴中攪動的舌葉。 唇齒交戰,綠色人兒不肯認輸,藍衣人當然也不會投降,愈發濃烈的曖昧讓兩人已經忘了所有,包括旁邊還有觀眾這檔事。 一旁看得真切的負平生頓時無奈,就他跟小百相處多年的經驗來判斷,小百在意的是因為被吻著,所以不能說話,而非吻本身。 唇啟,乾咳幾聲,想提醒兩人一下這裡還有別的人在時,一旁的榻上卻傳出不大不小的談論聲。 「我最愛的最美的最動人的小日兒啊,我們也來個更火辣辣的親親吧。」說著,手也巧勁扳過日曜的臉,讓那一雙媚眼看著自己。 日曜任由玥影動作,直到兩人的唇快貼合前,媚眼輕挑,唇角勾起淡淡的笑容,輕道,「夢話等著睡著的時候再說。」 輕哼一聲後,揮手打掉玥影制住自己下巴的手。 靠窗的榻上,一黑一白的兩人,白衣人不羈的抬起一條腿擱在榻上,月牙色的長髮隨性的披在榻臂上,一手攬住黑髮人兒的腰,一手則是剛才被打掉後又爬上黑髮人兒柔順的長髮。 黑絹般的長髮已經被綰起,方才的言語還是在罵玥影,下一瞬媚眼看的卻是慌張從四無君懷中跳開的百朝臣。 「聖主!?」一旋身,入眼的兩人卻嚇白了負平生的臉。 私闖『昊日宮』罪可不小。 「聖主……」百朝臣一雙眼也忙忙的在日曜身上打轉,就怕露了那一點沒看到,一張小嘴也不忘了慣例滔滔不絕的道:「幾個時辰沒看到聖主,聖主看起來又更美豔動人豔光四射了,想天嶽在聖主的領導下將會往……」 很好很好,看聖主的樣子衣服都整整齊齊的掛在身上,頭髮也沒亂掉,玥影一看就知道還是慾求不滿的表情,就知道玥影還沒吃到聖主! 天嶽裡是開了賭盤了,賭玥影能不能在與聖主相識五百年底限之前吃到聖主,不過不曉得為什麼大家都不怎麼看好聖主,幾乎都壓玥影絕對會成功。像前一陣子玥影消失的那段日子,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個月,但天嶽卻陷入一片愁雲慘霧中,畢竟離五百年年底只剩下兩個半月了。 想他百朝臣對聖主實在是忠心耿耿,連賭博都不忘了要壓聖主贏,要不是這賭盤不能讓聖主知道,他早就叫聖主給自己頒一個忠心護主英俊瀟灑獎了。 是說,自己壓得也不多,只不過是千兩而已,就算賠了五倍給他,莊家玥影應該也賺了不少,畢竟他聽說光是歿鋒就賭了三千多兩了,更不要算其他的小兵都拿出畢生的積蓄了。 「好了。」淡然的阻止那千篇一律的廢言,媚眼輕掃,察覺百朝臣意外興奮的眼神,卻不點破,只是抬手揮向四無君的方向,薄唇輕啟,「那位是天嶽未來的首席軍師,平風造雨四無君。」 聲音是不輕不重的道出後,媚眼卻是不著痕跡的將兩人的反應覷得分明。 天嶽首席軍師這個位置空了許久,但空著不代表不重要,而就是因為太重要了,所以不能不謹慎選擇。 話,引起兩人相同的反應,同樣的驚訝,不同的心情。 天嶽未來的首席軍師?這個人可以嗎? 負平生垂下長睫掩住打量四無君的雙目,對他而言,只要是對天嶽有幫助的人或是事,他都欣然接受。更何況這是聖主選出來的呢? 相較於驚訝過後回復冷靜的負平生,另一位可就沒那麼大的氣度,小臉皺成一團暗忖著。 這次完了,上司是色狼,他悠閒自在的日子已經沒了,未來的生活將是在辦公室性騷擾中渡過,我不要啦! 挑眉,邊暗暗讚賞負平生的態度,日曜捧起擱在窗臺上的茶,輕啜一口才道:「你們來昊日宮有什麼事嗎?」 聞言,負平生悄悄的望向神遊中的百朝臣,暗示他趕緊向聖主請罪。 他帶百朝臣來『昊日宮』,當然不是真的要詢問聖主請道士來驅鬼這種蠢事,而是要在明天上殿之前,先向聖主請罪,避免其他人在殿上趁機陷害小百。 畢竟,小百未上殿是事實。 但見百朝臣還處在呆愣的階段,負平生只好上前一拱手,「聖主,關於今日百朝臣未上殿之事,實有內情,那是因為……」話止住,負平生挑眼望向百朝臣。 這事需要小百自己說才有誠意。 「因為什麼?」日曜的唇角揚起弧度,媚眼掃過還在神遊的百朝臣,薄唇輕啟,「百朝臣,你說呢?」 猛然的叫喚,神遊的百朝臣頓時回神,一入眼正好是前方躺坐在榻上對他擠眉弄眼的玥影,心一慌,話就這麼吐出,「因為我去幫玥影開門了。」 咦?天嶽長久以來的迷團終於解開了。每個人都很疑惑為什麼玥影能在天嶽自由進出,原來兇手就是小百? 負平生垂著的眼偷偷的抬起覷了聖主一眼,不意外的發現,日曜的眉一挑,薄唇揚起最完美的弧度,「百朝臣,你做得很好!看來,我必須好好的嘉獎你一番嘍?」笑容燦爛但寒意更勝。 這笑引得百朝臣不安地縮了縮肩,往身後的藍影靠去。但百朝臣沒注意到他把自己送入狼口,心虛的對著日曜笑道,「不、不用了,這、這是屬下、屬下該做的……」 話一出,負平生暗歎一聲,蠢蛋。 玥影則是一聳肩後,等著看熱鬧。 該做的?不知道該感動百朝臣的誠實還是該感傷自己倒楣收到這種部下,日曜頓時一陣無力的撫著額角,「那就獎賞你升為軍師的貼身僕役,即刻報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