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半生鹹癮今宗旨! 一腐天下無難事!
  • 16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美人 ─ 始 (欲X陰)

配對:欲蒼穹x陰陽師 屬性:BL ﹝美人─始﹞ 霪雨霏霏。 天空像是在宣紙上打翻墨水般的,越是近墨越是黑得慌神。 突地,孤單的鷹蒼涼卻不倉皇,穿過黑霧而遨劃天際,不沾染一絲陰霾。 青山被黑蒙上一層薄霧,失去青春活力,卻添了少女的嫵媚,含羞悄悄的覷著面前不若以往熟悉的風景。 水珠敲上殘破的瓦頂,不全的樂器竟是絕美的音色,飛簷翹角將匯集水流再度分壘,兩道飛瀑撲簌而下,落入軟泥也濺上斑駁朱柱,襯出歲月的傷痕。 「鏗」的一聲,瓷杯敲上了石桌,輕脆聲響在亭中迴盪,繞著石椅上灰衫男子。 微閤起迷醉眼眸,迷得是酒香非是酒,醉得是意非是神。 時間到了碰面,到了時候分開,一次輪過一次。 在約定以前想起,在道別之後忘情,一回渡過一回。 他從來都不覺得,有什麼好不捨,有什麼好留戀的。 也相信,絕對不會有。 這一次的聚會,大家拉拉扯扯,該知道的事情平常都已經有了消息,現在碰面不過是聊天,對江湖大事的閒談,然後分開。 一如往常,聚會結束後,他就到處閒晃,學習小痞說得風流雅事,不過也是韻妹所說的附庸風雅,做起來不難,卻開始無趣了。 那一堆窮酸書生每日幹這種事,不嫌無聊嗎? 替空著的酒杯倒入新酒,從瓶口流出的瓊漿溢出幽香,像被層層雨幕困在古亭裡,卻再也勾不了喜新厭舊的男人,挾著哀怨久久揮散不去。 回去好了…… 欲蒼穹承認他真的覺得很無聊了,不然平日一出來就成脫疆野馬的他,什麼時候會想主動回去了?誰說相思才能殺人的?他現在卻覺得無聊才是最可怕的殺手。 一旦無聊就會自找麻煩,麻煩沾上身了,可沒那麼好解決啊,就像小痞,無聊得跑去見義勇為,結果現在變成一個陷入愛的傻瓜。 閉目,剛才盤桓腦中的一切彷彿從沒存在過,悠悠地享受雨中的寧靜。 腳步踏上水窪,濺起輕脆水聲,雨下,人卻不顯慌張,宛若只是漫步在日中月下,這份特別,勾起欲蒼穹的注意,抬眼望向來者── ──所謂美人! 雨越下越大,落地嘩然,尚不及美人的蓮足踏上小水澤那般響聲,水珠滴上美人錦織衣衫,慢得一清二楚,快得不及阻攔。 滲入錦衣,無漬。 躍入眼底,鮮明。 在無禮的注視下,陰陽師款步入亭,輕拍微涼的衣衫,翻掌間煙霧升騰,長髮隨著美人側首滑上石桌,襟口內單手就可以擰斷的優美頸項,攀上一縷髮絲襯著頸上的細毛,柔銀搭著雪色,煞是動人。 不急著用言語打擾此等風情,放肆的眼神順著美人的臉移到美頸,輕挑放蕩,長指有節奏地敲打石桌,估量美人的一舉一動。 撩開的雨幕又悄悄地閤起,天予以的隔間,彷彿留給初會的兩人一個空間,暫不受世俗的空間。 媚眼掃過亭內的事物,卻對欲蒼穹的挑釁視若無睹,從覓得乾淨的石椅,至優雅落座,一舉一動皆是自若。 老天待他可真不薄啊,他才剛閒無聊就送了個美人給他。舉杯,欲蒼穹目光炯炯,掩不住對美人的欣賞。 光看不吃,不只是對不起此良辰此美景,更是對不起如廝美人。 一飲而盡杯中物,再添新酒,「醇酒美人,不錯!」 彈指將八分滿的瓷杯推出,酒杯快速的滑過桌面停至幾綹散在桌上的銀白長髮前,竟沒溢出半滴。 媚眼終於看向欲蒼穹,卻沒打算接過桌上的美酒。 「不會是像小姑娘一樣,要替你換個杯子吧?」 美是美,個性要是像小姑娘一樣,可就沒有欣賞的價值了。 陰陽師明白,這一接下的,不僅僅是一杯酒,也是兩人的開始。 柔白的手觸及杯緣,輕鬆的化開殘留在上的氣勁,舉盞輕啜,「好酒。」 果然是美人! 不用繁雜花翹的手法就化開他刻意留下的試探,美人一詞當之無愧。 「什麼名字?」 「我一向只和死人交換名字。」飲空的酒杯被纖手一推,緩慢的沿著之前的軌跡滑至欲蒼穹桌前。 媚眼在瞧見欲蒼穹接下他的回應後,粉色唇瓣勾起一抹興致昂然後,問道:「你呢?」 換人挑釁了啊!新鮮! 「我一向只在床上交換名字。」 頓了頓,「不過我倒是有辦法既能滿足你也能不破壞我的原則……」 不動聲色的等著欲蒼穹的不過,媚眼見了薄唇張閤,欲蒼穹渾厚的嗓音沉了幾分,像是在耳邊道起,震了耳,憾了神,「讓我們在床上往極樂天堂交換名字吧。」 陰陽師第一次知道自己也會有啞口的時候,美眸睨向面前的男子,眉頭悄悄攏了幾分,粉唇卻自主的勾起優美的弧度。 亭外的細雨不再,水珠被墨雲間透過的白隙照得閃閃發亮,陣陣涼風徐來,陰陽師起身,銀白長髮翻飛了幾絲。 「期待有緣。」 不過是午間的漫遊,竟能讓自己碰上這般人物,也算是一項收穫了。 下次有緣,或許真的就是兩人交換姓名的時候吧。 簷角最後一滴雨滴下,陰陽師又是款步離開, 雨珠敲上小水窪濺起一圈一圈漣漪,人卻已消失無蹤。 古亭內的男子抬手注入新酒,再舉盞飲下,動作悠然,方才的事挽若南柯一夢。 他相信,他們一定會有再見的時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