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半生鹹癮今宗旨! 一腐天下無難事!
  • 16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解 (凡x莫,贈柳燁)

配對:凡莫    (內有BL,慎入) 屬性:贈文類   (給柳柳的生日文) ﹝不解﹞ 奇怪! 一定是那裡不對襟,不然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 「到現在還是想不透啊?」 倚坐在欄杆上的水藍色身影,手邊的折扇輕敲手背,細長的眉因不解而悄悄攏了攏,晶亮的黑眸若有似無的掃過連在自家的書房都正襟危坐衣冠楚楚的男子身上,眉頭又是向眉心靠攏。 越想越奇怪!想著,素手捧起案邊的茶杯。 果然不管怎麼看都是不對啊!念著,杯就口,輕啜。 嗯?有點苦……毫不猶豫,翻手就將杯裡琥珀色的茶水就外倒出。 「苦茶當然是苦的。」就算不抬頭,光聽到那水聲嘩然也曉得坐在窗欄的人兒在做什麼。 最近天氣越來越熱,莫召奴幾乎是一有空閒就喊熱,而且食量比他籠裡養的鳥兒還小,常常一餐吃不到半碗就不肯再嚥下半口,不是嫌吃東西麻煩就是嫌熱得吞不下肚,也不想想他已經夠單薄了,這樣下去還像樣嗎? 特地熬了苦茶想幫他去火促進食慾,卻是半碗也沒入他的嘴,反倒都拿去外頭澆土了。也不想想他非凡什麼時候做過這等服侍人的事了,他竟敢還挑三撿四的。再說,挑剔也要有挑剔的本錢,都已經瘦成皮包骨了還不改壞習慣。 沒聽出非凡話中的不滿,莫召奴收回空著的瓷杯,喃在唇邊的話欲吐出,卻在聞到杯中隱隱流露出的苦味後,慢吞吞拿起杯蓋隱住味道。 明知道他討厭苦茶的味道,還故意煮給他喝,他到底是為什麼會跟這樣不體貼的人在一起呢?不會是他上輩子不小心砍他一刀,所以這輩子要還債吧?還是欠他錢沒還?搶了他的情人?嗯,這些都有可能,非凡這個人小氣至極,絕對可能因為這些小小的理由報仇。 「到現在還是想不通啊?」嘆到唇邊的低喃終是吐出,第二次相同的疑惑總算引起非凡的注意。 「到底什麼東西想不通?」問話,卻是得不到答案,倚坐窗欄的人兒很明顯又陷入自己的思緒裡,非凡不禁抬頭望視沉默下來的人兒,淡藍色的身影甫入眼,劍眉就是狠狠的擰緊。 這像話嗎?就算這兒不會有人擅闖,就算現在還在屋裡,就算再熱再悶,但他現在可是坐在窗攔邊,有人進來就可以看到的地方,竟然敞開外衣,還一手拉開中衣襟口用扇子搧風,也不想想底下除了骨頭外,還有什麼能讓人看嗎? 忽視抱怨裡那顯而易見的醋意,隨手將紙鎮壓上了微翻的宣紙,擱下的筆在硯台上顫了顫,不過眨眼的時間,非凡已經站在莫召奴面前,掌覆上了扯著衣襟的手,不滿,「把衣服穿好,難看。」 寬闊的視線突然狹小了起來,莫召奴回神後才發現那個小氣的戀人不知何時已站在他面前,還說了句很過份的話。 難看?什麼叫做很難看?除了這張臉以外,他最滿意的就是他的身材了,這隻烏龜竟然說難看?他竟然敢嫌難看?也不想想他也沒好到那去,只不過是比他壯了點,有點肉罷了,君子之爭完全派不上用場的東西,他炫耀什麼? 「我很熱。」就算再怎麼煩躁悶怒,莫召奴覺得他已經很努力的維持他的風度,跟這個霸道的男人講道理,但動作卻還是表現出煩躁,揮開壓住他的大掌,手拉著衣襟一搧一搧的貪涼。 「你!」 停口,春天的薄衫在白日下掩不住人兒的風情,一股清香隨著溫度攀至呼吸,居高臨下剛好能讓他清楚瞧見衣襟下的鎖骨。 突然,夜晚的呢喃彷彿在耳邊響起,距離讓兩人的曖昧加深。 察覺戀人反常的沒再開口囉嗦,莫召奴奇怪的抬起眼眸。 相視,驀然懂了,情動,何需多言? 紙鎮下的紙不甘寂寞的翻飛,吹起慵懶的春風,硯台上好不容易穩下的筆,終是翻了幾圈,悄聲落桌,同在屋內,一角的閒事影響不了觸發的意念。 難得柔順的任霸道的氣息掩下,在呼吸相疊前,只聽聞非凡低道一句「心靜自然涼」的話後,挺身拉開距離。 愣愣地看著綠影消失眼界,莫召奴才回神過來,細細地瞇上眼,不知何時閤起的扇子輕敲手背,想藉此散去湧上心頭的怒意,卻是漫延,「可惡!」 他一定是那裡有問題了!不然是怎麼會跟這個不解風情小氣又不體貼的大木頭兜在一塊的? 手中的扇又是重重的搧開,不禁,「笨蛋!」 * * * 步在冗長廊道的非凡公子,一想起剛才的差點上演的情事,既是失笑又是鎖眉。 雖然他沒有光天白日下動情是不對的這種想法,卻也不是萬分同意情事在這時發生。不過既然情已動,讓其順其自然下去也可,只是剛好他想到爐上的苦茶是時候了。 這一耽擱,想必那任性無比的情人又會動怒了吧? 去廚房轉一趟回來,一手端起茶碗,黑眸習慣性的搜索長廊盡頭的愛寵,細看,猛然瞠目結舌,籠內該是繽紛毛色的鳥兒竟然赤條條無辜的縮在橫枝下。 他竟然又拿他的鳥兒出氣!這傢伙難道不懂『不波及無辜』這五個字怎麼寫嗎? 深斂口氣,非凡壓下狂升的怒氣,黑眸帶火的掃過顫抖著用肉翅掩住身體的鳥兒,深鎖的劍眉悄悄的鬆了幾分,為這幾分可笑的畫面。 抬眼望向書房的窗欄,淺藍色的袖擺隨著衣衫的主人沙沙搖動,恍惚了心神,吹熄了怒火,濃濃的挾雜太多的情緒全化作悄悄的歎息和細細的抱怨。 他當初是為什麼會想跟這傢伙相處一輩子?那時絕對是昏了頭了,不然像這麼任性又無理取鬧的懶惰蟲,他沒掐死他就算仁慈了,怎麼還會想跟他就這麼過一輩子? 儘管不解,邁向書房的步履卻無任何一點遲疑。 一步,一步,邁開的是腳步。 一步,一步,延長的是情意。 不說卻不表示不懂,最好的答案早就藏在心中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